有感于炒作


  在这个眼球经济泛滥的时代,每天每时每刻都在见证着无数的炒作,无数人都被扔到热油锅里翻来滚去。尽管有些事出有心,有些纯属有意,不过作为当事人中的许多,在被煎炸的时刻并不反感舆论的翻炒,反而会忍不住振臂高呼“让这沸腾的油来得更热烈些吧”。

  最近又见证了一起“最美的清洁工”,在和菜头的博客上看到照片的时候我就觉得这个长相相当周正身材相当高挑头发相当光润的红衣女子和那几个垃圾桶有些不搭调,可是还是没有多想,也许是勤工的大学生也未必,只是那身衣衫太光鲜了些。数日之后该姑娘就被网络上强大的人肉搜索翻了出来,原来也是个演艺圈人士,并曾在某部我未曾有幸观看过的大片中跑过龙套。即使在被揭穿后我也并不反感这事,为了出名人们总要想办法使自己出现在更多人的目光之中,并且最好这凝视的目光久久不散。这场炒作并不让人有什么太直接的抵触,至少这方式来得还不算让人太不舒服,所以现下被人曝了光也许也并不会让人那么尴尬吧?或者,恶意些想,被曝光也许也是这场运作的一部分呢,谁又能说得准这些事情,谁又关心这些事情呢?在某些程度上,这事儿也并没有失败吧?

  比起其他的“先行者”来说,上面的这个虽然不精妙也还算并不难接受了。看看芙蓉姐姐的曲线就知道这条路的前途和钱途大有可为之处,超人的智商和甘为万人指的底气造就的奇才啊,你可以无视那张脸的厚度但你不能忽视她的智商!以至我QQ群中经常出现此人的图片,下面标注着“其微笑足以使所有的男人不举”……不过她毕竟成功了,不是所有人都有这个天赋和勇气,至少我所知道的人都没有,就算有他们也没那本钱。不独有偶,她的荣耀被杨二车娜姆老师看到了,连她都可以杨二老师当然更没什么问题,反正在圈儿里混了那么多年早就不知道什么叫脸皮了,于是就有了后来头顶鸡冠花身穿睡衣登陆超男评委席的壮举。平台选得好,效应当然也就高妙,事后杨二老师自述“已经红得冒烟了”,给人谈资就是照顾很多人的饭碗了,这一点她做得相当不错。我先前还怀疑湖南卫视的节目制作人头脑出了些问题,可事后的效应表明最多是他们的品位有些低劣而已,至于那些可怜的选手们……他们重要吗?

  前一段在起点中文网出了个叫黄山松的人,到处打广告说自己写了部足有一千二百章六百万字的小说,众人大惊,连我都去看了看。怎么评价这部小说呢,三要素一个没有,流水帐而且没有任何逻辑可言,见实在是写得太烂还写了个评论说了几句叫他换个题材。后来有高人说了才明白,这哪里是写什么小说啊,是随便哪里找了点什么就往上贴,标点符号都用双份,这样编辑都不好搜索是否抄袭,这几百万字的文章三两天就造出来了……然后,这部小说被起点中文网删除了,我能理解,这种东西实在太占用系统资源。这本来算不得什么稀奇事,我甚至可以认为这不过是场恶作剧而已。可在那之后这个人就开始各个书评区打广告,别的都不说,就开始想尽办法折腾让别人记得这个名字。最近甚至开始说自己很羡慕AV女优的生活,说自己很羡慕日本人民等等……甚至还在优酷发了段自己的视频。我猜这个人不会是真有病,那么就是在竭力搏个恶名,这年头出了名不管是好还是怀,好多事都会随之而来,对这个人只能用一句他那个视频评论者的话来评论:“他爸妈生出这么个怪胎也不容易。”

  非但是个人,好多商业性的活动也离不开眼球经济。先前在和菜头博客里才看到的那个七日跟踪红衣美女的那个,联想笔记本的商业性炒作,虽然那个明显炒作性意味深重而且傻到直接把那个红色的笔记本放在照片主角的位置,Lenovo的标志在每张照片中都熠熠生辉,题目很好却低估了观众的智商实在是没什么味道浪费了个不错的创意。恒源祥那个重复无数遍恒源祥让人神智崩溃的广告和那之后招致的观众怒骂也是一个失败的案例吧,恒源祥的名字已经够大了已经没必要用这种低劣的手法来炒自己的企业名字,而应该注重提升自己品牌的格调和层次。

  甚至在网游领域中也不乏种种炒作,玩家能记得住A3以成人游戏的自居和多幅暴露的性感桌面宣传,可它除了好奇的玩家也带来了在获得审批时的重重困难,游戏本身的低劣很快就让它沉寂了;征途在发行时以国内首发的“免费大型网络游戏”做口号,可实际上,事后证明这是当年及次年最能敛财的网游,能想象吗,一个征途玩家说没花五千就不算玩过征途;每个网络游戏都会以“最如何的网游”“独创的什么系统”做口号宣传,可实际上,它们中的绝对多数真正上手之后你会发现什么都没有……

  见得多了大家也就麻木了,大家对此类的事情变得见多而多疑。出点什么事儿,说起来的时候都会不由自主地怀疑这又是那谁谁谁在炒作吧?不成功的案例实在太多了,其中的很多还都伴随着劣质幼稚的表演,炒作等于欺骗和哗众取宠么?吸引眼球是个重要的商业目的,可在都想出名的时候很多人就开始利用些特别的手段吧……不幸的是其中失败的太多。在大街上裸奔当然会引人注意,但那是正常人不应该做的,炒作也该考虑一下自己的手法。不是所有忽略脸皮和良心之后的作秀都能吸引人的眼球,即使能也未必就会为这些炒作者带来些什么,更多的,我觉得他们需要一个健全的大脑。执着于思考这个问题让我很迷惑,因为我实在不愿意相信所谓的商业精英和人精们有那么多在发疯。我不反感一些计划周全有品位可思考的炒作,而且会很欣赏这些聪明的做法,可现在这些能看到的实在太少了——是观众们的品位太低,还是设计者的头脑出了些问题?

我也说两句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