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尚的人还是蹩脚的演员???


起点中文网有个著名作家叫司马,曾经写过《一统三国》、《活色生香》、《美女班的男助教》这几部小说,除了最后一本还在连载中其他两本已经完本。即使就我这么挑剔的眼光来看《活色生香》也能算得上不错的作品,小说的故事还算不错,而且从小说中也从一个侧面解说了一些电影的知识和观点,这些让我受益匪浅。我在读了《活色生香》之后很佩服作者的才华,之后他的新书《美女班的男助教》我也是一直在追着看的。

和其他的作者不同,我并不能直接从他们的作品中读到作者的品性,因为这个人给我了两个截然相反的印象,这让我很迷惑。我有次和几个书友聊天的时候说:“司马这个人若不是大善大智之人,即为大奸大恶之徒。”他在自己的作品中总是勾勒出一个完美的正人君子般的男主角,在面对困难的时候也总是一往直前战无不胜,所谓以君子之名行圣人之事,无可挑剔。我不知道他给我的那个负面印象的来由,只是直观地有了这个奇怪的印象,而于我,这种虚无缥缈的印象向来是不做数的。

可最近他很麻烦,说起这事情还得提地震。在地震之后不久他就写了一篇檄文痛斥那些就灾区情况乱造谣生事的烂人,这当然是好事;之后不久他又作品中发了一篇简短的文章“为我斟一杯壮行的酒吧!”,在短文中他告诉大家:

今夜,司马要连夜奔赴灾区了!
我们教会基金的十几名教友已经在楼下的车上,做最后的检查。
我们有六辆大车,两辆中巴,十几个人。六辆车上满载着采购来的巧克力、饼干、棉被、帆布帐篷、四百套牛仔衣、牛仔裤,以及我们的亲友捐出的衣服、被褥……
此时的我,满心激荡,笔难成文,二十五岁之后的岁月里,我从不知道自己还能有这样的冲动和激情,仿佛冥冥之中有一种奇怪的力量,告诉自己一定要这样去做。
朋友,且为我斟一杯壮行的酒吧!我将灾区人民带去你们的问候——因为我知道,正在看着这些文字的你,即使没有同我一起出现在灾区的土地上,你的心也将与我同在,与灾区的同胞们同在,因为我们都是中国人!
为什么我们的眼中饱含着泪水,因为我们爱这土地爱的深沉……”

这当然也是好事,在灾难来临的时候勇于伸出自己的手是值得夸赞的,更何况是亲赴灾区呢?可之后事情就变得不对了,先是QQ上的网友发现他仍然在福建,于是跑到起点中文网的作品专区进行求证。与司马交好的另一位作者“流浪的军刀”看到这些无聊的争执觉得很没意思,心想打个电话一问不就知道了么,结果打点电话过去不通,还好有司马母亲的联系方式于是就打了一个,结果司马的母亲那里说他“傍晚或者更晚的时候他会回家………”

然后是23日上午的时候起点的作家管平潮、天使尘、名医等人在司马的新书评论区中发帖求证这事。我记不清楚确切的言辞,只记得管平潮说,十步以内必有偏差,这无所谓,可要是偏差太大了这事情就不同了;天使尘说人在做,天在看;而身居四川的名医说,请司马与他见面以证实实际情况。

起点这边一个据说是司马朋友的女孩儿在帮他管理书评区,手忙脚乱地删除了不少乱七八糟的帖子;而在龙的天空的论坛,一群人就此事进行了“深刻而严肃”的讨论,并翻出了司马当年“排挤新人”和“假捐款”事件,和这件事一起对司马进行无情的口诛笔伐。一系列的不利证据之后我也将信将疑,虽然不认同未经过审判就已经定下罪责的做法——即使是要杀头,也得给当事人个说话的机会……按照计划,司马原定于周一也就是26日返回,证据将说明一切。

大家都没有想到在23日傍晚就得到了司马的回应,在一篇名叫“致各位书友的一封公开信”的文章中司马对以上问题做出了解释:在成都上缴完援助物资之后意外发现自己的血清肌酐值为1400多,怀疑是急性的尿毒症,到了肾衰竭的晚期……而那个QQ IP在福建的事情是因为那个朋友借用了笔记本……发现自己的症状后司马回到住处关掉手机去思考怎样生活,并承诺日后将放出自己在医院的视频。

可以上的说法立刻遭到了质疑者的攻击,一些书友迅速找到了一系列疑点:
1、1400血清肌酐值时已经多半昏迷失去行为能力,最明智的做法就就地求医入院。
2、医院那时候还不留下病人而是放任病人离开可以称得上是屠杀
3、司马在文章中所写的几项血液测试并非在一起进行,不太可能顺便得到结果
4、司马声称的教会车队当地基督教会并不知情
5、有网友联系到文章中提起的医院的人士,他们否认有这样的情况发生

目前事情仍在进行中,对司马持有怀疑的人甚至在天涯论坛请求人肉搜索引擎的帮助,来查证司马是否曾到过那两所医院,以及是否存在那样一个教会车队曾经对灾区进行支持。

其实到现在这事也还没有被下一个结论,虽然这事情中有了太多的巧合和偏差,就像起点玄幻小说的情节,但没人就能笃定地说这一切都是假的……有一点可以肯定,不管这消息的真假司马都要从起点消失了。如果是真的,那么司马的身体状况恐怕短时间内绝不允许他进行写作;如果是假的,那么文章中提起的证实方式不过是个台阶和缓兵之计,他也不会再出来受众人数说,而会换个马甲重新来过。考虑到网络的不可信,这件事情最后也许也不会有什么大家都认可的结论吧。

有个朋友带些苦涩地问:“如果司马是假的,那他为什么会这样做?多写一个月的书什么都有了……”哎,名是人之所趋的****啊,如同不久前被证明的“诺贝尔奖是这世上最强的阳具”。我是很愿意相信司马的确是个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充满了低级趣味的人,虽然这件事上有着太多的疑点;然而出于对生命的尊重和畏惧,也出于我的直

我也说两句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