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尚的人还是蹩脚的演员??? [终]


基本上这事情应该是能盖棺定论了,今天三名读者在福州见到了司马也就是方海本人,在一两个小时的交谈后司马仍然未能提供任何证明自己清白的证据……这也就是意味着他没有证据,虽然他本人还有微弱抵抗也没用了,正方手里是数不清确凿的证据,而反方一个可以做铁证的都没有,而且是在给他了数天时间之后,盖棺定论吧,再谈下去这破事情也没有什么意思了。

可惜了这个苦心积虑数年才造就的高尚的马甲,从一开始就充满了虚假:他导演学硕士的学历是假的、演员女朋友小雷是假的、救助重病小女孩儿是假的、什么中国基督教慈善基金会也是假的、两辆小车六辆大车的车队是假的、赈灾之行也是假的……十数个谎言交叉到了一起,一旦被抽出线头引到怀疑的目光就再也难以逃避了。

但看他在作品《活色生香》中大义凛然的激情篇章,还真是半点都读不出来一丝虚假,所以,我很郑重地怀疑此人确切有严重的人格分裂状况。也许,写小说的司马和撒谎的司马是同一个人的不同镜像吧。到今天我才突然明白过来为什么我一直对此人有着完全截然不同的两个印象,还是因为贪名,若真是那样一个大君子慈善心充溢的善人,又怎么会做了些什么好事都迫不及待地喊出来给四野八荒的人来听呢?虽然那些事情他也许全然都没有做过。

既然基本上算是盖棺定论,那也就坐实了真小人和伪君子的称号,无数人都兴致高昂冲过去狠狠踩上几脚在啐上两口唾沫,似乎不这样做就不足以表明自己的高尚。其实又何必,这其中的许多人,他们也一样重名好利,只是未必有着比司马更为考虑深远的智慧和谋划,我猜想他们的恼怒中怎么也得有那么一两分来自于妒忌。既然已经谴责过了,司马也受到了惩罚(一个几年时间竖起的巨人雕塑瞬间就被推翻了),也适可而止好啦,还想怎样,还能怎样……

勘不透,看不破,司马还是不能正视这事情本身,现在除了抽身而去还有什么办法呢?能挽救他的惟有一种可能性了,权威新闻媒体的报道……他能有多大可能能翻过来这个身?而且一边,在正方手里还有传说中的“大杀器”,也就是关键的压倒性证据,据身在其中的某位同学说,司马已经没有任何翻身的可能。而这“大杀器”又是什么呢,做个好奇的猜测,也许当地派出所或公安机关的收拘证明……没比这个杀伤力更大的了。

在《活色生香》的小说里我读到了过人的才华和凛然的气概,哎,在某些程度上讲司马是个很优秀的人,何必要做这些毫无意义的小花样呢?同期的几个作家,只要坚持到现在的也都不见得比他差,可见,这些做作的炒卖之举不过是毫末而已罢了。司马这个名字在起点声望最高的时候有不小的号召力啊,可现在,真正的一文不值……何苦,何必?

整个事件从开始暴露出来到目前的发展都如同小说一般,只是结果让人遗憾地没能出现什么翻转,好吧,事情就到此为止。可惜目前这本书估计没太大可能继续了,已然声名扫地的司马想来是不会继续自己的这本书了……不过,网络这东西有个好处,换个姿势就可以再来一次,起点当然不会损失这个优秀的写手,只希望这次他能学会扎实做人。

我也说两句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