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跑跑大败郭跳跳


看了“一虎一席谈”节目里正反双方的表演,任何一个能看明白辩论的人都不难看出郭松民被完全打败了。我从来没见过这样一个如同打了鸡血的疯子般完全没有任何气度、亢奋、暴躁和声嘶力竭的辩论者,整个节目从始至终他所作的只是打断别人和企图打断别人;范美忠比起来就显得冷静、耐心、低调和诚实,作为一个辩论者来说他语言准确、逻辑清晰。郭跳跳自始至终试图用道德的大棒将范跑跑一击必杀,只是他对对手的不尊重和刻意做作的冲动使得自己失去了方寸,他全场并未找到任何机会,而后的拙劣表现更让人感觉他只是个超大龄粪青罢了。

其实对很多冷静的人来说,自己先夺路而逃并非一件什么让人不能容忍原谅的事情,而他在地震十天后的博客文章才不能谅解。我不能明白他这样做的目的何在,诚实的人很多,但在这样一种情形下还勇于暴露自己弱点于对方践踏之下的,实在不是什么理智的举动吧。在看了节目后我认为范美忠的智商绝对是不低的,谁又能肯定地说他这样做的本身不是一种自我的谴责呢?

在节目中范美忠还是道歉了,为他的作为和之后那篇文章,他的话很诚实真挚。而一直到了这时郭松民仍然是不依不饶,不依不饶也便罢了,还在亢奋地挥舞着道德的大棒呢……郭跳跳似乎根本就没有对这场明显不对等的辩论做任何的准备,所以遇到点挫折就懵了不知道自己算老几,而且对对手和观众缺乏最起码的尊重,如此自然让全场反感。这么大的人、这么有名的人,怎么会这样缺乏最起码的礼貌呢,实在是让人无法理解。他的形象让我感觉和前一段在龙的天空怒斥司马的那群人毫无二致,可您的层面那么高,也就是敢以圣人之名斥责这万夫所指的弱小么,从这个角度来看,郭跳跳也不过是个可怜的小丑罢了。

最后一个上场的嘉宾的几句话很有道理,作为一个不在场的人,别人无权对范美忠的举动进行评判。先前在观众中的几位发言说自己也是老师,在遇见此类事件前一定会先让孩子们走——可在面临紧急危难的时候,不是由您们的理智来驱动你们运动神经的。这事情和遇见学生生病然后背他去医院完全不同。没有经历过同样场景的人,根本就无法判断在那种状况下自己将会有什么样的反映。所以,如同节目中曾多次提起的那样,用道德来绑架范跑跑实在也不是什么有意义的行为。

范美忠的所为并不可怕,他所写的文章也不可怕,更何况现在他还为这些他所作过的事情道歉了。不是说道歉就一定会得到所有人的谅解,而是说事情应该有个分寸,范跑跑也是个在大地震中心神不宁的个人,他的作为虽然绝不高尚,但也不是什么罪行。节目中还有句话让人深省:公众对范跑跑的态度表明了我们的社会还在一个敏感冲动的青春期,如果他因为这件事情失去教师的职业,那只能说是社会的倒退……。不过,比起若干年来说范跑跑敢站出来说自己的真实想法,已经表明了些社会的进步,要放到九十年代来说怕是没人敢有如此剖析自己的想法,更何况那时候还没有博客。

不管怎么说,范美忠都不是什么惹人喜欢的类型,他做的事情和他的长相一样抱歉;但郭松民也不是什么他自认的公众代言人,这个甚至连什么叫尊重都压根没概念的怪胎是怎么出名的,实在是让人费解。

随着社会的发展,会有更多人能说出敢说出自己的想法,那其中也许会有不少让人不舒服的言论……但言者无罪,就和范跑跑的诚实本身是无罪的一样。这些言论会有相当程度的误读,但这些人就生存于这社会之中,任何一个意向的存在都有其根由,曲解的本身同时也是社会对某些权利和义务定义的折射。有些东西其实是存在着些问题的,关键是社会是否能正确认识并作出正确的判断。

我也说两句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