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兆山与范跑跑


所谓过犹不及,是说事情“过”了反而就不好了。今天在我查看评论的时候发现:“王兆山的电话是135……..,”我直接删除了这条留言,不知道这是个恶作剧还是真实的电话。如果是恶作剧有些无聊,要是真实的电话那这事情就显得无趣了。我和王老师没什么仇怨,电话号码这种隐私被公诸于众不管怎么说都不礼貌。再则,他虽然笑得很是谄媚,可也没必要抽筋剥皮之后再扔进油锅,真不至于。最近看到太多事情出于正义感和热情,可到最后总是变了味道,这就是所谓的“过犹不及”——凡事请三思,勿轻率盲从,用自己的大脑来思考。

今天看消息听闻范跑跑被清理出了教师队伍,虽然造预料到这种结果,但在听到的时候还是有些不舒服。和菜头在他的博客中写道:

范跑跑所在的学校接到通知,由上级教育部门下文,要求把他清除出教师队伍。此前,法律专家已经做过分析,范跑跑的行为并没有抵触任何法律。所以,范跑跑不曾倒在国法之下,而死于教育部的家法之手。因为言论而获罪,范跑跑不是第一个人,也不是最后一个人。现在,他要起诉教育主管部门,事情似乎一时半会结束不了。不过,王小波教导我们:他人的苦难是我们灵感的源泉……

之前爱枣报也对此进行了评述,并有几个链接,遗憾的是这个时候突然打不开了。这宣判来得有点说不清道不明,教育部说是学校自行决定,学校说是教育部取消了范跑跑的教师资格……反正很热闹,我记得爱枣报此条消息的题目是“不诚实地开枪,诚实地倒下”,这也许正是事情真实的状况。只是范跑跑并不甘心做一个顺民和这所谓“家法”的牺牲品,而是试图向他永远也不可能战胜的对手挑战。不管他以前曾做过什么,至少这种敢于抗争的勇气来得让人尊重。他以后的确很难再成为一个老师,一个没有学校敢收留的老师已经不是个老师。

范跑跑因言获罪失去自己的饭碗,而王兆山看来却不会。这种没能了解所谓“大声吸小声呼”真谛的谄媚,虽然让人反感却并不获罪于“上头”,也并没有触动公众心目中“道德”的底线,这也许是其中的关键吧;宣扬自由的冷血和未得其道的马屁,所获的待遇截然不同。相比之下公众对谄媚的接受能力强得多,还是说,这种表情已经来得很正当,只是不是时候?

期待下一期的《一虎一席谈》节目能请范老师与王老师同场献艺,当然也不能落下以天下事为己任的郭老师,我相信会极为精彩,一定能掀起另一个收视和评论高潮。

“因言获罪”这个说法叫我想起有次在“李敖有话说”听到的,原话很难想起了,大意是我们现在的这个社会比万恶的满清时代更没有言论自由……如果放到范跑跑身上这话也许还真没错,或者我们可以说,范跑跑终还是被一根根用红色油漆刷着“道德”二字的狼牙棒压垮了,只是这道德对另一些丑陋之举却显得异样的宽容,难道不有点奇怪么?

………………

后又据都江堰市教育局说明,说是已经执教十年的范跑跑并不具备教师资格,《东方早报》对此进行两则评论:
依法行政才能让“范跑跑”心服口服
“范跑跑”为何没有教师资格证

我也说两句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