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学会一句话


“我闭上眼睛,什么也没有看见;当我睁开眼时,刀剑就在我眼前。”——连百度亦不知其出处……

但我知道另一句有出处的话,历经二战大屠杀幸存下的德国马丁·尼纽慕拉(Martin Niemöller)牧师曾在忏悔书中写道:“最初,他们抓走了共产党人,我没有出声,因为我不是共产党;他们抓走了犹太人,我没有出声,因为我不是犹太人;他们抓走了天主教徒,我没有出声,因为我是新教教徒;后来,当他们要抓我时,已经没有一个人为我说话了。”

最近听见俯卧撑那件事情无数消息,大家估计也都有了各自的判断吧,虽然此事已经被定了性且砸上公章。不过到现在,贵州省委书记石宗源也不得不在汇报会上建议免去瓮安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县公安局政委罗来平和县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申贵荣的职务,他强调“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能做到“冰冻三尺”,怕也不是一时的寒冷了吧,在此事爆发之前怎么可能就没人有所知觉,还是关于寒冷的感觉太迟钝了?不知道还有多少在这“非一日之寒”的天气里的领导干部会因为被株连而受到牵连,此事仍然很有悬念,特别是那个俯卧撑的说法实在太古怪诡异了。

像这样一件这么大的事情,官方信息却根本叫人无法信服……先是因为惯性,很多事情从来就是不相信养成习惯了;后是因为先前古怪的遮掩,在这事公布之前无数网站一有相关内容立刻封锁,如果官方新闻都是真的那先前的封锁消息又是因为什么呢,也是因为“惯性”么?既然“一小撮”人在撒谎,为什么不用真实情况来击败谎言反而去掩盖呢……真是莫名其妙。老百姓们只是想及时知道真实的情况,如果连这成为奢求那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为好了。

看到个戛纳广告节上获得铜狮奖的平面广告,这里面的辱华味道当然极让人反感,但是文章之后的留言特别是红字部分看了让人有些思考,尤其是那句”But can you say you know everything about China?”。作为一个善于辩论者当然有很多方法来反驳,但如果不面对观众而是心平气和冷静地思考,我觉得这句话让人沉默。很多事情我到今天也不了解是什么,甚至乃至它们是否发生……我想民主该是包括知情权在内的。

想起一两个月前的CNN事件,根本就看不到却要抵制……有些时候我们也的确做了些莫名其妙惹人发笑的事情,记得当时的檄文里有这么一句话“CNN作为一个一直以来公正实际的声音,居然发表了如此不负责任的言论”,既然一直以来都公正那为什么以前都不允许收看呢?

外面的人们想了解中国,中国人也想了解外面的世界,其中就包括对方怎么看自己这样一个命题,这当然不是关心那些官方言论而是实际情况。其实哪个国家都一样,美国也有浪费纳税人钱财的时候,法国也有应试教育和作文,意大利人除了歌剧也有绿茵场上的黑哨……你得叫双方都真正见到了才能相信,看到眼里的才可信,有句老话叫“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见怪不怪,其乱自败”,真看到了、看多了、看烦了也许就没那么多事了……而现在关上门窗双方都凭猜测来,我觉得他们很难有正确的想象,我们也一样,何必呢,怕什么呢……我们要去拯救水深火热中的、资产阶级压迫下的苦难大众,没人会告诉他们这个吧——现在中国的贫富差距比那些国家更大呢。

而现在只能凭借想像来构筑许多印象,用美国大片(盗版的)来了解发达国家的生活,我妹妹和她的老外朋友们谈起用绝望主妇等电视剧来构造(figure)她对美国的印象,老外们很脸红地说那个千万不能作数……很多时候我们需要更多的了解,不但对别人,也对自己。就好像用蒙上眼睛来杜绝少儿不宜的镜头的方法,只是适用于未成年人,而他们总会有长大的时候,总逃不过性知识和毛片的熏陶,这是成长的必由之路。而我们的社会,现在对待民众的态度就像是家长对待未成年人的态度一样,喜欢遮掩他们的眼睛,这甚至成为一种习惯,可问题在于他们已经是成年人了。

我很抱歉我只能进行这个深度的谈论,再深入进去我很害怕,我是个很诚实又很胆小的人而且爱惜自己的博客,但毕竟我“说了话”,这些话几天来一直在我喉咙里胸膛中绕来绕去不吐不快,我现在终于说了,虽然很浅很浅,这已经是我能达到的分寸,如果路过的读者看到这一篇请不要做深入的探讨。

我也说两句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