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定无法逃避


表弟来郑州呆了两天预计明天将回去,之前曾经说过他是想来这边找找治疗抑郁症的医院,而在我们的火眼金睛下发现郑州的抑郁症治疗毫无可信可靠之处,还是需要去大的、有信誉的医疗机构,而那类医院在京津地区比这边要多很多。求医于是自然也就算了,不过既然来了也就陪他好好玩了两天,下午陪去唱歌连续来了好几小时,惟一的感觉是自己的确五音不太全了,而现在的流行歌曲也真他大爷的难听难唱,看那找不到节奏的曲子和无比媚俗的歌词,实在是倒胃口。

俺妹说咱都老了和这些现在的孩子们都有代沟了,连听的歌都换了好几茬儿了,实在是无法和现在的音乐沟通了而已。我仔细想了想,觉得还是不对,在俺们高中时候乃至上大学时候的歌曲明显比现在的词曲档次高上若干台阶,曾经的那些爱来爱去还都喜欢弄些风花雪月的典故噱头,可怎么也比现在张口就是死了都要爱的境界高很多吧。不过有些东西没变,都是什么我爱你你不爱我我很痛苦之类的呻吟,以前的呻吟还需要些旋律和主题,现在就是呻吟……这些失恋和叫床的呻吟差别不大,这就是目前的流行音乐之变迁。

我在大学的时候曾经自己看过几本心理学方面的书,虽然最后半途而废没成就什么功夫还是知道一些的。表弟的抑郁症其实并不严重,甚至在我看来根本就不算抑郁症,但在心理上的确有些问题。我的看法是有很轻度的抑郁症、自闭症与轻度的强迫症的综合反映,这个和真正的抑郁症还是有区别的。他总是认为周围的人对他有排斥,而这种感觉在他周围人的反映上折射回来使这种状况成为现实,进而使他怀疑自己的价值;加上独生子女从小到大没有受过什么挫折,而在大学时代一连受到同学排斥与失恋的打击,自然产生的受挫感使希望趋利避害的逃避养成了习惯;而到现在,抑郁症本身又成为他逃避现实的一个借口,作为正常人对病人是很难有什么要求的,这样的互相作用导致了目前的状况,其实他本人还是有才华和能力的。

其实这种状况并不难对待,最关键的是让他认识到自己的正常,无可逃避的责任和享受到的权利都是与生俱来,人总要想办法回馈社会,他并不缺乏与人交往的能力……陪他玩了两天后很小心地遣词造句将这些内容很委婉地告诉了他,能起到多少作用尚且难说,应该是总会有些作用吧。像小说电影里的心理病变其实并不多见,虽然真正心理生理都健全到毫无瑕疵的人也根本并不存在。现在的孩子们啊,特别是独生子女们从小就受到太多宠爱了,而关于责任和权利的关系却很少有人告诉他们,所以现在的年轻一代们在心理上的隐疾比我们那个时代和之前的要多许多,因为他们从小受到的挫折实在太少了。

人并不见得需要一定在失败和挫折中才能成长,可离开这些他们至少会变得脆弱和容易被击倒。看了我表弟的状况后我不得不有这个看法,不过我相信大部分的人应该很容易就从中吸取教训、爬起来重新上路,即使他们借机在路上休息太长的时间。我对他说,人总有些东西逃不掉、躲不过,去做的时候却发现其实这些也没有那么难,而如果你一直想办法逃避这些,在这些你注定无法逃避的东西都堆起来之后,也许真能把人压倒了——不过,只要正面面对就永远还有扭转形势的机会。

你我也是如此,有些事情、有些时候,注定无法逃避。

我也说两句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