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躁


这是种情绪,更是种状态;就如沐浴更衣、凝思伫立、执笔欲抒胸臆,头脑却空空如许。这种状态是相当普遍的存在,在数天前我开玩笑给别人解梦的时候突然意识到,有这样一种思考和行为的方式,所以也有着这样的浮躁在人群中弥漫与蔓延。

他们岁数相差不多,生活的环境相仿,接触的层面和思考的方式都很接近,可以说在很大程度上是这种浮躁存在的基础;更关键的是,他们的所谋和所求(目标和方式)是那样的相似。他们没有信仰,不像小说与电影中的信徒那样在幽暗的角落中向自己的神灵祈祷、告罪,更多像是赤身裸体站在大庭广众之下,感受到压力和怀疑的凝视。

他们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做这些又能带来些什么;却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这样做究竟为了追求什么。茫然不因无事可为,而在于不知曲目的终章。他们知道自己在做着些什么努力,却不知道自己做这些努力的根本,探求与挣扎的本身就是一种浮躁中的折磨,因何而战、与谁为敌始终是难解的命题。

他们从清醒开始就背上与生俱来的责任,知道自己无路可逃,不愿也不能选择放弃。呼吸中那温热悸动的空气和风,散发着威压和自由的芬芳,只是遥不可及。望过去影影绰绰的海市蜃楼,明灭的星辰中飘着酒肉的味道,如老驴面前的胡萝卜一样凝而不散。不由自主地有着这样和那样的念想,虽然戳破它们的最终多半还会是自己。

他们已被抹去了童年的天真无邪、少年的飞扬跳脱,但这些青年不切实际的狂妄念头,即使一错再错屡败未休也不会被打消。他们还没有学会为怀念和过往而忧伤,还有着许多漫无边际的遥远梦想。

他们不在意终点的方向,更喜欢看沿途的风景。他们热爱那些散漫或是慵懒的旋律节拍,凝望夕阳西下时云海的苍茫和凄凉,为红的花、绿的树、蓝的天和自己的年代放声歌唱。

我也说两句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