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万与三百


这个话题还是从和菜头最新的一篇博客文章“第十年亲密的接触”中而来,虽然可能内容和那篇文章所说的并不是同一回事。事实上,我的很多话题也由我常去的那几个位面而起,这个腿毛飘飘的胖子和其他一些高人总能找到些话题来阐述自己颇有独到的见解,这实在让我很羡慕。这次他在谈网络文学,不过这篇文章我觉得太过乐观了。我在那篇文章后面留言,说:

和菜头对网络文学还是过于乐观了,网络写手的日子不会有那么好过,你可以看到你的书有几万个收藏,却只有几百人掏钱来看,其他的都在看盗帖。

而且网络文学和平媒的距离之遥远远超过估计,很多在某些“网络文学原创站点”上大热的书,变成实体后的销量惨不忍睹,网民的阅读爱好与国民的阅读爱好是两个概念,况且书商本来就对这些内容全无信心。我不知道目前这种几乎是纯商业性的“网络文学”在那些“原创网络文学站点”上能走多远,但他们过于急切的趋利态度和希望跻身平媒的努力在一定程度上是有冲突的。

当然,不能否认网络上也有优秀的写手、优秀的书,有人能盆满钵满。但看起来,在起点七万名“写手”里不会超过三百个。

这篇文章中七万和三百这两个数字所说的就是起点的七万名写手,和其中靠写书能过得还不错的三百个人。七万是起点所宣称的数字,当然也不妨将这个数字看为全行业中所有的网络写手,可以认为这是极多;三百是我估计的数字,起点当然永远不会告诉你有多少人能单靠一台电脑、手指和其实没多少内容的文章就能名利双收,或者将这个数字也放大到整个网络写手群体之中,那便是极少。

极多和极少的对比也许会让对这个行业充满信心的写手众失去信心,但不会让这些“网络文学原创站点”的拥有者绝望,其实这些站点还混的不错,特别是起点和几个大型的同类站点。非但如此,这些网站在进行网络上的经营之外,现在也在试图回归主流,也就是纸面媒体的怀抱。盛大在今年七月四日创建了“盛大文学有限公司”,其下主要有三个网站分别是起点中文网、晋江原创网、红袖添香,并且籍由中国作协副主席张抗抗喊出了口号“网络文学渐入主流”,虽然这呼声因喊得太早而显得不伦不类。

这不仅仅是我的断言,如果从市场的角度来看这就显得格外清晰——微薄的市场份额和惨淡的网络原创类书籍的销售都在说明这样一个观点。网络文学不是主流,目前不是,在今后相当长的时间内也不会是。我曾经在逛书店的时候和几个书店老板谈起这个话题,可遇见的只是摇头叹气,这类书籍根本就很难卖,哪怕是网络上最红最热最多浏览的“畅销网络小说”,乃至这些书店现在根本就不订购此类读物。

起点去年的年度月票排行榜的冠军作品“回到明朝当王爷”由太白文艺出版发行,可连作者都不知道这本书最后出完了没有,卖掉了几本,据我所见小一点的书店压根儿就不卖这书,大一点的书店里面这本书也放在偏僻的角落;同为2007年热点小说的“星辰变”则似乎根本没有什么出版社留意(请原谅,在这里我不对这本垃圾做什么评述);另一本排行榜前三的“邪气凛然”则也没有出版社问津,虽然原因不同,这本书涉及黑社会而大陆是没有黑社会的,所以它被和谐了。当然这些书也有完全的版本,只是是盗版……不过好歹也算以另外的形式成了纸面读物。

和港台地区的的情况相比,国内在网络文学到实体书的渠道上看来艰难得多。港台那边的租书店相当红火,而里面的最重要构成部分就是这些网络小说;港台那边的网络小说允许涉及到的层面很多,对色情、政治类问题不需要做太多的回避;港台那边出版业比国内发达精进许多,在国内实在是太难了——书号、审核的关卡很多书都很难通过;港台地区对版权的保护也远比国内要好很多,这个不用我说,大家都知道……对比的结果就是,你想在国内出本小说的难度之大远远超乎想像,而这本书能好卖的可能也不大。

虽然文学性在排斥商业性,但离开商业上的盈利前景也就不再有文学性,写手和作家们也都是人,而是人就要考虑一日三餐,饱食之后还要对人类繁衍的问题进行深入的思考。起点中文网上就是这样一群看清楚了自己需要的人,再加上几个善拉皮条的网络编辑。至于最后这些人的市场效应如何,不但要看他们有多少才华也要看他们能不能抓住读者的小心肝,就像红牌姑娘们光有色相还远不够还需要有善解人意的娇嗔风情。

状况正是如此,红牌姑娘们也不太容易进钓鱼台国宾馆的,网络写手们和“原创网络文学网站”想要跻身主流的努力也一样徒劳,至少在目前看来是这样。我曾听人说过一句话(大概是天下有雪W老兄),大意说是一群人都把屁股向外围成一个圈子做隐秘交谈,你从外面看过去只是一群形状各异的屁股。文学圈儿也如此,哪怕是那幸运的三百勇士也很难享受到进圈子的殊荣,而一旦进去了也会用屁股向外的行为方式来诠释自己对网络文学的看法。士人和庶民之间的天堑在中国这个文化大国是一种永恒的存在,想成为主流中的一个构成还很遥远,目前的网络文学最多也就是个树小墙新画不古的暴发户而已。

我曾与几个不经世事的小同学争辩网络文学要不要向主流靠近的问题,对方坚持如果向主流靠近网络文学就完了,而我则一眼就看见了主流平台上闪烁的金银光泽,对其进行了严厉的批驳。可现在我认为我也有错,现在的问题不是愿不愿而是能不能,这样的争论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

所以我说,网络文学距离主流文学的距离同地球与太阳的距离一样遥远,最要命的是目前两者接近的速度非但不是以光速,而是用一个一百零一岁的老朽的步履蹒跚。若干年内,我对此不报什么希望。

我也说两句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