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篇旧作


时光如电转眼十余年,看到这些现在看起来很幼稚的东西觉得很奇怪,那么久之前的我在写这些东西的时候在想些什么已经完全没有印象,摘出其中的两篇,算个对自己的纪念。

我愿我灿烂的翅膀
不曾令你失望
当我翩然如梦
请替我赞美远方

我将随风而去
你也许永远都不曾知道
这绽放如花的时刻
已耗尽我所有的生命

请不要用悲伤的目光
来送走我这短暂的美丽
只求你不会把我遗忘
当我溶进夜色的迷茫

我已随风而去
暮色中的花瓣的芬芳
将是我最终停留的地方
——1997.1

古船

很多年了,古船就这样斜斜地望着大海,望着在波浪间起伏不定的天边,船头锈迹斑驳的铁皮上,现出它的苍老与衰弱。

从古船停泊在这沙滩上,就再也没有人来到这个角落,古船和海边的礁石一起,沐浴着阳光、雨和海风。只有再次浪大风高的时候,海才会涌过来,轻轻拥着这倾斜的古船,使它依稀能回忆起海上的岁月,而那些曾坐在它身上唱着渔歌的水手,是否已将身体献给了大海?

偶尔翩然而至的海鸥是古船仅有的访客,落在船头左顾右盼的姿势,恰如古船曾经熟悉的渔夫。古船很寂寞也很疲惫,它听到自己的身体同海浪轻轻拍打的礁石一样变得枯朽和脆弱,但它却只能静静地卧在那里。

古船知道有一天它也将从它所横卧的地方消失,和沙粒融为一体,不会再有身体来思考这些复杂的问题,比如存在的意义;而那时,当风携着浪来的时候,它也将回到久违的大海。

夜来临的时候,古船和礁石一同陷入冷漠与孤独。

古船没有梦,它是在感悟着什么,还是怀念着以前的那些人,那些船在一起时的喧闹声。那些它的同行者,是仍在海面上漂泊,还是与它一样在某个角落渐渐枯朽;而那些人呢,是否已经换上了他们的儿子,或者孙子?

古船在细沙中越陷越深,却仍和从前一样望着海、望着天,云渐渐堆起来,风也渐渐大起来,海浪不安地躁动着,古船知道海的浪潮向自己涌过来。
——1994.10.28

我也说两句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