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控告扑克牌有罪


  先是发现男孩在网游中屡次被砍 为报复持尖刀真人PK,向上搜索发现南海网上的同名文章,海南网的来源写的是大众网,可是我在大众网上却根本搜索不到这条信息。这也就是说这篇文章的来路相当可疑,至少它不是最近的新闻,很有可能是几年前的一篇文章换个姿势再来一次。不过里面的内容看起来就可笑了,因为魔兽世界这游戏根本就没有什么魔法一百级这一说,这看起来像是非常拙劣的栽赃。

  自己也经营数个网络游戏的网易转载这条似乎针对魔兽世界消息就让人玩味了,难道是有意而为么?不过我相信事情没那么复杂,前不久在不许联想上看到一篇做搜狐的网编真容易的嘲讽,同样的道理做网易的网编看来也很容易,因为这新闻表明根本就不需要有什么查证的过程。这让我意识到相关部门关于对网络编辑要进行审核,使相关从业人员持证上岗的决定英明无比。

  考证这篇居心难测新闻的出处和用意是件没有意义的事情,我想问的是责任到底应该谁来但当。文章中提起最小八岁的孩子就开始玩网络游戏,难道说他的监护人没有照顾和监督的义务而只是喂养机器么?在出现问题的时候家长和学校采取了相同的方式,将责任推给貌似有罪的第三者——游戏,可教育和监督这些未成年人的责任应该在谁身上呢?

  的确,游戏的确可能引发瘾症,即使对成年人也有这样的可能,对意志并不坚定的未成年人更是如此。可是,烟、酒也一样能使人上瘾,每年死于这两种东西的人远超过游戏引发瘾症的未成年人,可它们依旧热卖不衰;每年因公路车祸丧生的人数也远超过游戏引发依赖症的数字,人们还是一样出行也不会去责难公路引发灾难。谁说有错的是游戏这本身就很可笑,你能控告扑克牌有罪么,而实际上一个网络游戏和一副扑克牌在娱乐的作用上也只是有形式的不同。

  现在该知道责任在试图推卸责任的家长和学校身上了,可是那些游戏和运营商真的没有过错么?好吧,打个比方,在商店里卖烟酒的商贩本身是没有任何过错的,而他们把烟酒卖给未成年人就不对了,与此事相同的是都以未成年人为对象,可在网上如何来进行年龄的判断——国内既无游戏分级系统,又还没能实名上网,家长和学校的监管还根本无力,这能说是谁的过错呢……

我也说两句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