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小道


  在前不久举办的丰田杯中,先是十六强战中古力胜朴永训、朴文尧胜李昌镐、谢赫胜朴正祥、刘星胜韩尚勋,然后在八强战中古力胜赵汉乘、朴文尧胜睦镇硕、谢赫胜李世石,之后四强战中古力胜张栩、朴文尧胜谢赫,至此中国已经提前锁定了之前从未能染指的丰田杯。这的确是中国围棋近年来少见的好成绩,随之而来就是铺天盖地的好大喜功的赞美文章“最强韩国组合不敌中国精锐”、“韩国军团遭遇滑铁卢 体会‘中国长城’高度 ”、“中国围棋面壁十年图破壁 积蓄力量终爆发”……甚至在某围棋论坛上有人幸灾乐祸地喊出了“李世石盛极而衰陨落在即”。胜利带来的喜悦和这些以一场比赛结果论英雄的轻率放到一起,却分明透着些中国围棋的尴尬和悲哀,或许是之前被欺凌惯了现在终于找到个放声高呼的机会吧;而事实上说这些还实在太早,中国围棋对阵韩国围棋仍未有任何优势,一届比赛的偶然性因素太多根本就不能得出任何结论。

  什么东西在中国被冠上“竞技”两个字味道就变了,哪怕它的起源本就在中国也毫不例外。我以前一直以为围棋是种很高妙的东西,位居“琴棋书画”第二位总少不了种韵味,而现在看看这些叫嚣打杀的快棋棋局和一个个生形古怪的国手这落差实在是太大。昨日看到篇文章“不合时宜的泼点大冷水”才醒悟到一些东西,虽然我并不赞成文章中的一些观点,但有一点我是认同的,那就是“中国围棋是个怪胎”。

  其实现在的所谓竞技围棋是这样一种游戏:三个参与国家、四种难以调和的规则,比赛时却称之为“世界大赛”。这样一个普及程度低下的智力游戏,通过一种极端的选拔和培养棋手的方式,越来越成为一种小众的娱乐。如果说韩国的争胜求名是出于一种民族所附带的虚荣心,日本围棋的追求是“棋道”的本身,那中国围棋上能看到的只有一个“利”字。

  的确,作为围棋起源地的中国若是不敌日韩也说不过去,但想想围棋的“本心”却又让人疑惑,所谓“尧造围棋以教子丹朱”最早的目的是为了陶冶性情,之后的两千多年里它的存在也是一种风雅……而现在的竞技围棋却只看见有剑拔弩张的拼杀和高额的杯赛奖金,竞技围棋之与传统相背而行真是种进步吗?

  如果说体力运动能强身健体,脑力运动能使人善于思考,那么这些运动的本身就应该是快乐而有意义的事情。而现在看看那些冲段的孩子们干枯瘦小的身板、木讷的表情和无辜的眼神,至少他们不会觉得围棋对他们来说是种快乐的事情吧。我觉得这些孩子很可怜,他们从六七岁起到十多岁的懵懂岁月里都只有一张棋盘和黑白两种颜色的棋子作伴,每天在这上面下的功夫比一个成年人上班还要多许多,之后是检验成绩的冲段比赛——每年数万棋童争取不到二十个进入职业棋手的名额,这对这些孩子们未免太过残酷沉重。

  很多别的项目也没什么太大区别,比如很多运动员也是从小开始受到同样残忍的训练,好多事情都由不得他们自己来决定,他们的父母、师长帮他们决定了将来的方向,却根本不会去考虑什么天性。朗朗在他的自传《千里之行》中也谈到过相似的事情,他的父亲偏执、残酷乃至疯狂,认定儿子有天赋就牺牲了自己的工作和儿子的童年去为之而争……在其中也写到朗朗的看法,他的父亲是将自己的希望落在了他身上。还好朗朗和他父亲的努力终于成就了一个钢琴家,可谁又知道有多少和朗朗父亲一样的家长和与幼年朗朗一样的孩子没能有所成就呢,围棋之路不会比音乐之路好走同时也一样要求天赋。

  对成功的极少数来说他们的努力得到了报答,他们父辈没能实现的愿望将在他们身上成为事实,可是如果望向沉默中的那无数失败者,他们的努力似乎一文不值——他们为之损失了时间、精力和童年,如果从整体的角度来看这种竞赛选拔体制的性价比无限低下。

  尽管相关人士都在声称要大力发展围棋事业,推动围棋的普及,但更多时候他们却根本对此漠不关心,像前面所说的那样中国的竞技围棋只是在逐利,在这一点上那篇文章中将中国围棋与中国足球相提并论再贴切不过。中国围棋棋院似乎并没有做任何与围棋普及相关的努力,大部分的时间在考虑从联赛和杯赛中捞钱,这与中国足协也是颇具异曲同工之妙味。所以在这样的环境之下,专业棋手们很快就都沾染上些污浊的习性,不是“峣峣者易折,皎皎者易污”而是他们本就没什么文化,不管在成为专业棋手之前或之后他们其实根本就没读过什么书。

  我想起棋侍诏这种唐朝时的小官,他们除了下棋什么都不会,不管是朝中的文武都看不起他们而只将他们当作是一群弄臣、杂耍卖艺的……不能治国、平天下的毕竟还是不入流的“小道”吧。而现在的这些国手们又何尝不是如此,徒有国手的棋力却没半分风骨,特别是在国内除了开始的几年还战战兢兢努力下棋,成名后很快就可以和聂圣一样游乐四方、夸夸其谈却再不堪为用,而这就是中国围棋的现状。

  这样一种选拔机制、这样一批只会下棋的文盲、这样一个国内围棋界的氛围,谁能指望这些能将围棋发扬光大呢,他们恐怕是连想都从未想过这样的问题。这是作为一个棋迷对中国围棋的悲哀,也是对中日韩三国围棋界共同的悲哀,事实上大家彼此的选拔方式都一样残忍冷酷,而对推行围棋也都是保留在嘴边却从不愿做任何实质努力……其实几种规则间微小的差别真就难得求同存异而必须坚持到底么分出胜负来么,这种坚持的本身就是一种极端无聊多余的事情。

  要想得到真正的发展还是不能离开庞大的受众,没了光大爱好者你们将来和谁玩去;要我说三国赶紧一统世界围棋规则,特别是中国棋院别再玩命数钱玩也扔点在推广普及围棋上吧,别等到时候和中国足协一样臭了再来向广大爱好者抱怨受冷落。围棋本身就是“小道”,棋院又有什么借口将自己摆到高高在上;偏执的竞技体育本身就是畸形的存在,而现在也是时候想些长远之计了。

  注:本篇内容包括但不局限于围棋。

我也说两句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