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乡杂记


  1、陪父亲回老家徐州,因畏惧于黄金周里的人头涌涌而特意将时间放在国庆前的两星期。

  2、去赶火车的时间充裕而随身东西不多,于是就乘坐公共汽车。人很多,父亲颤颤巍巍地抓住栏杆,两边座位上的年轻人视若无睹,在我凝视、怒视的目光下装作一无所知;车行过半乘客渐渐下车,空出个座位,父亲还未开始移足就有一个美少女从后排越众而至,随后几个小姑娘围过来开始炫耀自己的Mp3和谈论韩国偶像。

  3、公共汽车晃悠一小时终于到达火车站外围,离开始检票还有不到半小时,我心急火燎而父亲沉稳如山。当我陪着踩着不变的步伐的老爹遛到候车厅发现还没开始检票,一堆站立的人头和我一样对几分钟后将开始的旅途焦虑不安。

  4、上了车才发现买的票很艺术,我和父亲的座位在车厢门口分据走廊两边,想想车程之短也懒得去费口舌换位置。我旁边是一个貌似大号周笔畅的小姑娘,目测身高比周高十公分重量大约也多十公斤以上,戴着副黑框眼镜耳朵里塞着随身听的耳机。那首形似“All Rise”的“月亮之上”总在我即将进入睡眠的那一刻,在至少三四排之外非常响亮地响起,然后一个河南普通话口音用高亢和充满感情的的嗓音说道:“我正在火车上呢,动车……”,两小时之内至少听见同样的内容六次,不知道是在秀自己的手机铃声还是自己也坐过了动车。还好不是“北京忽悠您”,要么我也不知道我会不会冲过去抽丫的。

  5、快要到徐州了,两个年轻貌美的乘务员拿着笔推着小车过来检票,在每张票面划一笔然后发一瓶包装很漂亮的矿泉水。我喜欢这种检票的方式,只是不知道这一小瓶水能折算成多少银两。车厢门是感应开启,每每有风从接节的地方吹过来,总会有一个屁股走过去或者一张脸走过来。有人拎着小包来卖报纸杂志,问了下南方周末居然要五块五。

  6、出了站四顾茫然,我们都有太多时间没有来过了。和所有城市的火车站一样,有高楼大厦和无数繁华的商场,也群集着小三轮、卖杂货的小商贩和形色匆忙的行人;也许是阴天的缘故,我觉得这地方很乱很脏。

  7、随后是找地方买些能拿得出手的礼品带过去,中国人到哪里都一样没有礼都不好见人。在火车站周边转悠了一个多小时,发现物资奇缺……送礼无非烟、酒、茶、咖啡、保健品等,可半天居然找不到茶和咖啡。几乎每个店员都向我们推荐徐州特产,可老远老探望亲戚总不成买点本地特产过去吧,半天终于买了两瓶好酒一箱包装华丽的杂牌蜂蜜应付了事。

  8、早准备好一桌子菜,其实在不太合我的脾胃,可还是只能一边感谢款待和丰盛的饭菜,一边努力打发那些被亲戚们挟入碗碟内的食物。然后是酒,父亲和叔叔的酒量都不俗,我谎称自己因过敏而滴酒不沾而幸免于难。

  9、接下来的几天,更多的亲戚、更多的菜和更多的……酒,基本上说不上什么话只是一再被关心感情生活,仿佛所有人都比我更在乎这些,更在乎我将来的老婆和下一代。只好心怀感激、面挂微笑、唯唯诺诺。

  10、除了我之外的话题在股市上,这东西让人疯狂……几乎每家都有买这东西,但几乎没人从中得利,似乎只是理论上的可能,最后达成共识国内的股市就是赌博,不看技术而看运气。

  11、巧的是我的表姐夫是一个儿科医生,同时也是国内较早发现婴儿结石的医生之一,早在七月份他就已经发现了病例并作出记录,也推断出了问题最大的可能出在奶粉上。随着该事件的一步步扩大化,他原本几乎无人问津的博客访问量在几周内增加了二十几万。据说有些相当强势的媒体和记者要采访他,但是他拒绝了,按照他的话说“我一个医生都发现了那医院怎么办,上级机构怎么办……”若是他接受了采访,那隐瞒状况的责任总得有人但当,而反过来他也会因此受到“额外对待”,甚至很有可能为自己的言论负上沉重的代价……这就是国情。

  12、数天的饭局让人疲惫,徐州这地方的习惯是在一大桌子丰盛的饭菜之后还要上主食,而且主人还会非常热心地害怕你没吃饱,这让每天我都肠胃容量都受到考验。酒让我很腻烦,可连自己的父亲都劝阻不住,这些比我高一辈的长辈都年纪不小了 ,也明知道酒伤身可还是乐此不疲。也许酒最早被制造出来的时候是为了祭祀活动的,也许类似李白一样的酒中仙的确存在,也许适量的酒的确有保养的功用,可大多数人喝酒却只是伤身,而且酒让他们变得愚蠢。

  13、终于到了离别的时候,在又一次饭局之后我独自先行离开,而将父亲暂时留下。我得庆幸自己早早买好了回家的车票,否则亲戚们是绝对不会放我离开的……这里的风俗似乎就是“不让走”。

  14、背着背包沿街而行,平心而论徐州真是个漂亮的城市,云龙山、云龙湖的湖光山色是在郑州无法想象的。这是个绿色的、立体的城市,道路随着地势高低而蜿蜒伸展,虽然城市不大但很有灵气和美感,我很郁闷我没有带相机来,这是我此行的最大失误。

  15、又来到火车站,这窄仄的区域看起来像是徐州最杂乱不堪的丑陋地段……混在繁华店铺中的按摩店里的流莺招手让我嫌恶,难道我看起来像是个品味这么低的嫖客么……

  16、徐州火车站的候车大厅像个巨大的蒸笼,汗湿透了一身。突然觉得这个地方貌似个巨大的葡萄干工厂,一个个表情各异、焦急的葡萄在这里挥汗如雨。

  17、终于坐上回程火车,深呼一口气……透过车窗看见晦暗灰色的天,再见徐州,虽然距离真的不远,但下一次来不知道会是在几年之后,我这些亲戚们又会怎样呢。

  18、我很惊讶地发现这是我十余年来买到的惟一一次靠窗座位,这让我很惊讶。从黄昏驶向夜幕,一路昏沉无话。

  19、在郑州站下车,重新踏上不再晃动的土地,感觉真好。

  20、感觉人像树木一样,在一个地方呆久了就很难再适应其他的环境,即使那是理论上的故乡。

我也说两句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