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站在另一边


  和菜头的博客突然又访问不到了,一般每次这种事情发生的时候我就会本能地想是不是他又说了什么,查到他的另一个备份站点却发现似乎也没有什么,也许这一次真的是网站出了点问题。我是想看看前几天他调戏全国三十省市作协主席命题作文事件和韩寒的一篇文章,因为我突然也想说点什么。经常上网的同学们都知道,凡是作协和韩寒开始互掐必然出了些有看点也有笑点的事情,而以尖酸刻薄文笔著称的和菜头老师的参与更是总能为此类事物增加花边内容,让这些本就有趣的事情变得更加可圈可点。

  我是习惯做坚定的骑墙派的,所以我谁都不赞成站在另一边,虽然我原则上支持和菜头老师调戏双方的语气。不过和菜头老师很明显对盛大的战略思想和盛大的文学公司的投入和构架不甚了了,认为

引用
  “这一方面是为了提高自身的品牌价值,另外一方面是想从源头上控制网络游戏的文字脚本。而且,这单生意只赚不赔,起点中文网本身就有自己的盈利模式,旗下有一帮身家不菲的写手,每年通过和写手出书分账也能赚不少。”

  和菜头老师一定并不清楚起点中文网和盛大文学公司的真正价值所在,请见我之前的两篇博文“关注‘起点中文网’和玄幻文学”与七万与三百;而和菜头老师同样也明显不了解从目前的国产网络游戏来看,对那些网络游戏的文字脚本来说,这其实是一个初中文化水平、月工资1500人民币的第九流写手就足以胜任甚至还有富于的工作。在盛大的宏大构想中,其实起点中文网乃至盛大文学公司有着一个相当高的战略位置,盛大希望这个结构能成为整个集团中的一个最有活力也有宣传力的核心部分,同时看好网络文学的远景,并试图做整个行业的先行者、领导者和引导者。也就是说盛大真正看重的,和那些文字脚本、写手贡献的收入其实关系不大,当然,也不能否认这个日页面刷新量相当于大型门户网站的原创文学网站自身的潜力和价值。

  而现在距离盛大的构想还很遥远,这种距离感最大的体现不在纷繁混乱的网络,而主要在于起点中文网的玄幻文学和传统文学产业之间近乎于不可融合的矛盾。相比传统的产业来说,起点中文网或者说整个网络文学的市场价值实在太小了,这同时也就意味着盛大希望在起点中文网和盛大文学公司身上实现预期价值,就必须想办法让它们向传统行业,也就是绝对的市场主流靠拢。而这才是这次盛大牵线促成这次作协主席命题作文的根本原因,这不能单单看做是场有看点和有笑点的炒作,实际上它也是盛大挖空心思向主流靠拢、需求接纳的努力。

  不管是这个远大目标还是这场征文引来的眼球来看,盛大的这个举动都还算得上成功,当然,若以为盛大投放的香饵只是那区区几万元人民币奖金那就太浅薄了,你一定没看见盛大暗地里大面积抛洒的饵料,收买全国作协这样一个胃口巨大的纯官方机构容易么,私下里没准做了多少“工作”呢,当然这些一般不能拿上台面来说就是了。

  而实际上仅仅凭这次征文活动和几十位主席的谀辞就想做到这么多事情,根本还是不可能的。即使买通了全国所有的作协主席(包括正的和副的总有几百上千位吧……)也完全做不到,因为市场需要什么、接纳什么这群风骚的主席是完全没有发言权的,这些人头上的光圈也只有在组织内显得威严而生动,出了门怕是很少有人认的。在这一点上韩寒老师的认识深刻而发人深省,乃至为自己没有加入这个组织而庆幸,并有文章驯服和孵化对此进行说明,我对其中观点深表赞同。

  既然这些主席们做不到这事儿,那又该是谁来决定呢?最后可能还是网络文学本身,我一样对网络文学充满希望,但我深深知道那绝对不是现在,也不是在几年内甚至十几年内就能完成的远大目标和浩大工程。现在网络文学这样充满浮躁的快餐文本集群,倘若变成用纸张印发的书籍,怕是没多少人会认为物有所值,而数年来网络文学向现实书籍的尝试一再说明着这个道理。虽然有诛仙、鬼吹灯这样的特例存在,但比例的微薄毫末怕是会让几乎所有的从业人士失去冒险的兴趣和信心。在这样的事情上起决定因素的主要的不是外物,而是它本身。

  这场看来很有趣的活动是一种从外面所做的努力,不管结果如何这种想法和做法都是有必要的,以一场严肃的商业活动来对此进行认知也许才是最好的解读方式。盛大其实应该更注重,也应该同时做的是从里到外的努力,也就是在内容和方向上对它进行引导,使之有可能与主流合拍。内外兼修才是真功夫,虽然这不管是对盛大还是任何其他人都是如此的艰难——网民们的阅读水平和阅读兴趣所在,实在与主流完全不合拍,这才是盛大希望在网络文学上实现真正价值的最大天敌。现在的网络文学站点虽然也能赢利,但这种“繁荣”只属于小众,这个群体的数量级完全不足以支持网络文学的真正长远发展,而针对性极强的快餐性文本的泛滥更是不会将网络文学引向正确的方向。

  你可以翻开这些网络文学网站的排行榜页面,逐一点击观看(心理承受能力不佳者请慎行),然后对比三两年前乃至更早的内容,就不难发现内容的贫瘠。大致可以对它们总结:“内容无聊、结构混论、文采没有、语言肤浅、暴力充斥、色情泛滥、背景苍白。观一而知百,缺少个性鲜明的人物、主线清晰的故事。”似乎所有的网络小说都千篇一律,几年前的内容到了现在稍微改头换面就是一本新的“网络小说”,这样空洞廉价的文本还能走多久?

  写了这许多,却其实和韩寒与作协的互掐、和菜头的讽刺没多少联系,其实只是在写自己的看法,而一开始我看这件事情的始末就站在不同位置;围绕这事情而起的这些的言论很有趣,但却没什么价值,不过是高人们无聊逗作协玩呗。韩寒只是借机逗逗各位作协主席(一个八零后玩弄全国作协主席还拥护者甚众这本身就说明问题了),和菜头是不喜欢韩寒但羡慕他的一呼百应遂发酸文……各有各的心思和立场,而我站在另一边,骑墙旁观。

我也说两句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