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事之秋


  十月。每天都看许多东西,其中很多都是不那么让人不愉快的事情,包括美国开始的严重经济危机——虽然这东西暂时还没能影响煎饼的价格。几天来一直想写些什么,但实在不知道写什么好,今年似乎没有什么新的选秀节目,下载了二三十张碟来听却几乎所有都是直接扔到垃圾箱里,很无趣。天气忽冷忽热让人很困乏,走在街上看见昏沉沉的天色就直想找张床躺下。脑袋里好像许多根弦同时杂错响起,连哼哼首歌都乱串调……既然如此,就随便摘些东西出来,让大家都郁闷一下。我将就转抄点东西凑数,路过的老师同学们呐,您们也就凑合凑合看吧。

  一、三鹿氰胺事件大概也许真正到了尾声
  我国卫生部等5部门规定食品中安全含量乳制品中含量,婴幼儿配方奶粉中含量不得超过百万分之一,其他乳制品中含量不得超过百万分之二点五。这条规定的出台却引发了群众新的不安,疑问集中在“是不是如此一来毒奶粉就可以合法掺入新奶粉中”、“不应该以含量做规定而应为是否检出”等问题上。这些疑问的提出一是说明群众专业知识的匮乏,二是说明他们对相关部门根本就不再信任。

  活在这个时代,随着化学工业和其产品出现在我们身边的每个角落,一系列复杂的化学物质也伴之而来,这是根本无可躲避的,比如塑料瓶、塑料袋、包装材料、染色剂、添加剂……这些都会为食品中增加些原本不应该出现的物质,陈君石院士对此进行了说明

  我在之前的博文中曾数次提起,希望这起极恶劣的事件也能有好的转机,能成为国民开始真正关注食品安全的开始,希望如此。因为比起许多含量以百万分之一乃至十亿分之一数量级存在的化学物质来说,三聚氰胺的的品性真能说是无害,而这些东西无时不刻存在于我们的食品之中,影响着我们的健康,请注意,这不是危言耸听。我对此事件还有一个疑问,那就是这许多问题奶粉都怎样处理了,有没有、会不会造成什么新的环境问题?

  二、所谓特供从来不存在
  网络上祝咏兰女士和那篇关于特供产品的讲话在数天内尽人皆知,在某种程度上这也算借了三鹿氰胺的光,时事造就了这么个特殊的神秘英雄。尽管官方否认了该人物和该部门的存在,但群众对此的认知却不为之所动,也许这个人和这个部门的确不存在,但特供有没有这个大家都认为自己知道。梁文道老师撰文批驳了民众无知和荒谬的看法,他的文章(在很多网站都已经蒸发)里断然否认了特供的存在,说:“其实我就知道这是个谣传,好歹我们是共和国,怎么可能会有这模拟丹麦、英国和日本这些君主立宪国的‘特供’呢?”

  其实可以不妨发散一下思维,作为一个人民当家做主的社会主义国家,我国非但没有特供,也没有黑社会、腐败、潜规则、色情,而是一切都美好的的和谐社会。

  三、难道药品也不可靠
  卫生部发出告示完达山制药厂刺五加注射液存在安全问题暂停销售使用,在这个敏感的时候引发广泛忧虑。评论里有网友感叹说“这年头什么东西没毒,请告知”,有人回答说“农药”,众人都认为正确无误。这会是全民关注药品安全的开始吗?

  四、环境污染威胁重重
  广西河池市砷中毒事件尿砷超标达到二百人。这东西的毒性可是极大,传说中的砒霜的成分就是三氧化二砷,而现在更有一些毒性远胜砒霜的有机砷农药,而这正是食品安全最重要的威胁之一。虽然这起事件的发生与台风相关有其偶然性,但也同时说明在环境污染的问题上还存在着巨大的问题,文章最后也提起的冶炼厂周围草木不生。

  像那样的环境恢复到正常状况也许要十年,也许要二十年或更长,而彻底清除那些工厂排给土地的毒素,也许甚至要超过五十年。对环境的危害一旦造成就很难回复,况且这种伤害还在持续进行之中。

  五、个人博客是如此靠谱
  “人们今天之所以能知道‘娄烦垮塌事故’的部分真相,很大程度上源于9月17日高层领导在‘有博客刊登举报信反映8月1日山西娄烦县山体滑坡事故瞒报死亡人数’有关材料上作了重要批示”,这篇文章所透露的内容是个例还是惯例?《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不是已于5月1日起正式施行了吗,怎么会还有这样的状况发生?

  比起瞒报不报的官方来说,个人和媒体的力量实在是微不足道,什么时候才能让这些声音得到真正的尊重?

  六、阎崇年大师喜逢学术掌掴
  打人毕竟是不对的,特别还是个七旬老人,事情后继发展还很有看头儿。这事情总的来说算得上打者痛快、听者畅快、群众愉快,带三块儿表老师的评价入木三分:“我认为这巴掌真正打在的不是阎大师的脸上,而是《百家讲坛》的脸上。”希望该节目编导能就此领悟到不是什么人都应该放进百家讲坛的,这毕竟不是个综艺节目。

  七、诺贝尔奖国人依然看戏
  中国人距离这些奖项还有多远?虽然我国曾数次声明这个奖项不应该含有任何政治目的,但反回来看看自身有什么能拿的出手的东西么……不管应试教育加学术腐败能产生什么怪胎,反正永远都不会是诺贝尔奖。

  八、推荐一篇文章
  和菜头老师的“我这样的爱国者”,几个月来他最靠谱的文章。

我也说两句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