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17K所组织的“网络文学十年盘点”


  合之道,虽两利亦有隐忧
  先是盛大文学公司的若干举措,然后是现在17K和中国作协共同主持的“十年盘点”,几个月之内,似乎就在突然之间传统文学和网络文学就格外亲密起来。传统文学需要网络这个未来的平台,网络文学也需要拓宽在传统渠道上的发展,本来谁先伸出橄榄枝也只是个时间上的问题。至于为什么一系列举措都集中在近一段时间,不是因为有人失去了耐心,就是因为他们认为时辰到了。

  从表面上看,双方都有所得全是赢家,但这并不是说双方都能毫无保留。传统文学需要网络平台上更多的话语权,而网络文学则需要更便利的发行渠道,可要说彼此没有戒心就有些掩耳盗铃的味道。

  借一句韩寒的话:“这么多年,作协等艺术家协会一直是驯化基地,它早期还掌握一定权利,并妨碍了真正艺术的发展。这是多么奇怪的一个组织啊,它吃进去的东西和政治息息相关,它排出来的东西和政治却毫无关系。”作协作为中国重要的艺术家协会,其存在的目的虽然让人怀疑,但在其领域中的专业性和话语权却是毋庸置疑的,只是可它浓厚的政治味道和侵略性,对目前占据网络平台的网络文学和那些原创文学站点都是很可怕的威胁。

  网络文学的爆炸式发展也让传统文学从业者羡慕和吃惊,对其强大的冲击力在不解的同时也有几分警惕。加上长久以来养成的、高高在上的视角,多少也有些群体性的潜意识排斥。况且传统文学也根本就看不起网络文学,于是,能为其提供多少传统渠道上实际的便利还很难说。

  所以现在,更应该将双方的合作看做一种层次不高的接触,双方距离真正的交流与融合还很遥远。很大程度上,双方都在试探对方的力量,权衡得失,力争在接下来的碰撞中占据主动。至于有人提起这是传统文学向网络文学的“招安”,至少这在现在还根本不在任何人的议事日程,无从提起。

  作品的选取
  据称仅起点中文网就有十五万篇网络文学作品,加上同类站点,在短短的十年内网络文学作品总数是一个天文数字。这样一来,如何对参与“盘点”的作品进行甄选就成为一个疑问,目前的方法是作者报名后再采取读者投票的方式来决定入围“盘点”的作品。这种方法却是不合理也不明智的,从目前看来,被选中的作品大多为近年的长篇网络小说,其时间段对于“十年盘点”来说有相当的重心偏移;而对于网络文学作品来说,以人气来判断价值也未必是合乎情理的做法,网络文学作品的选拔采用选秀娱乐节目的规则本身就不合时宜。

  既能真正实现“十年盘点”的目的,又能让读者满意的方法说来很简单——一部分由专业网络编辑推荐经典作品,另一部分由读者选取热门作品,这样才能做到没有偏差和遗漏。但这个方法实行起来却很难,各大中文原创站点都各自为政且注重自己的商业利益,在选择作品的时候必然对自己的主力写手有所偏重,这就很难做到公平的原则。而为了解决这个衍生出来的问题,则又要借助一个保持中立中立且有专业水准的读者协会来做评判,可目前这样的组织并不存在,而读者群体更是一盘散沙。

  作品选取所存在的问题让这个“网络文学十年盘点”活动显得不完整,甚至有些流于形式。按照目前的进程继续下去,即使这个盘点能持续三五个月之久,也仍然会有不少有意义、有价值的优秀作品被扔进满是灰尘的角落,无人喝彩。

  规则
  此次“盘点”所使用的评判规则也让人有颇多微词,我翻看了那些专业文字从业者老师们的点评,感觉大多数的评价虽然未见全面,也算比较中肯。至于其中出现邱华栋老师这种以抄袭自己为主、驴唇不对马嘴、跑题跑到比“网上跑过斑点狗”还让人不知所云的点评,相信只是个案和绝对少数。

  中国人做事有个特点,就是哪怕双方公事也必须分出个主从来,而这种主从关系的确立有时并非为提供解决问题的便利,而多半是出于一种“谁说了算”的面子之争。这个特点也体现在这次的“盘点”活动之中,从这个规则上就看得出来,包括我在内的许多人不认为这是适合网络文学的评判规则;在同时,这也不是适用于传统文学的评判规则,从各个方面考量,更像是诸位作协的老师们为他们心中的“网络文学”设置的特殊规则。但如他们自己所说,他们正在试图了解和适应网络文学作品,那这个规则的确立就更显得荒谬突兀,作协的老师们为什么不能在与那些资深网络文学编辑们做适当的沟通后,制定出真正合理、适用的规则呢?

  让我们来看这四条评判规则:文本价值、记录价值、边际学术价值、娱乐价值,除了文本价值和娱乐价值适用于网络文学之外,另外的两条就不知所云了。特别是“边际学术价值”这个深奥的词汇,我百思而不得其解,遍寻各大网络搜索引擎仍是未得其中三味,看来这个新鲜的语汇完全是为了此次“盘点”而创造,在深深敬佩诸位评委老师为此次活动的尽心竭力之外,对其深厚的底蕴、卓绝的构思无语相向。而“记录价值”作为对网络文学的评判准则,这也让我不知所措,目前评判过的大多数作品的背景设定都是“不可能”和“虚构”的,那么这个“记录价值”又从何而来并能作为四条主要评判规则之一呢?

  评价的专业性应该是建立在对作品深厚了解的基础之上,这样说不是怀疑诸位作协的评委老师的专业水准,但对一些内容他们真算不上了解,比如以网络游戏作为主要内容的网络文学作品。说到这个先要说这类网络文学作品的素质的确非常差,绝大多数该类作品的作者甚至根本就不了解网络游戏和其规则,包括许多有名的作品,如《高手寂寞》、《数据侠客行》,稍微有点网络游戏知识的就知道作为背景的网络游戏根本就不可能存在,而其人物个性也完全不真实,不管怎样这些作品在一开始就已经注定失败了。而诸位评委老师在不了解的基础上对这些做出的评价就显得更古怪,也失去了评价的价值。

  网络文学实际上应该算是传统文学的一个分支,既然也称为文学,大多对应传统文学的评判规则也是适用的,但同时网络文学也具有自己的特点,只有结合传统的评判规则和网络文学的特点创立的评判规则才能对其真正适用。而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则必须考量网络文学的特点和不同。这实在是个说来话长的论题,好在这并非这篇文章的主题,只给出结论即可,集中在以下四方面——读者、作者、目的、题材。读者的平均年龄比较小而年龄段相对集中,作者的生活阅历相对较浅,创作的倾向娱乐性、商业性而模式思想性,题材由商业性决定而主要集中在中长篇小说。

  经过上面这些思考,就能开始制定出适用的评判规则来。在我心目中的规则是这样的,它应该由以下部分组成:文学价值、商业价值、娱乐性、思想性。文学价值需要考量作品的文笔、构架与其对于网络文学的贡献等,商业价值需要考量其在于网络平台和传统平台的出版价值,娱乐性则考量作品适合读者的需求,思想性则体现作品主题中所贯穿的思考。这个准则虽然未必全面,但较目前的准则来说显然更为适合。

  总之,真正合理的规则应该建立在了解和交流之上,而不应该来自生硬的借用和无端的臆断,这是所有热爱网络文学的读者所希望的。

  展望
  虽然从我个人认知的角度来看,这次“盘点”的形式大过意义,但毕竟有着其积极的意义。网络文学和传统文学距三千弱水而遥遥相望,这是大多数人都不希望看到的,交流、合作乃至融合毕竟是个美好远景,而这在时代和网络的推动下是必然的。

  我们希望能尽早看到双方真正平等的合作与在渠道上的资源共享,虽然这在目前看来还需要足够的时间。其实这些的实现也离不开政策的支持,网络盗版、侵权问题不解决,传统文学对网络平台始终会警惕和畏惧大过希望和需求;而传统出版行业严厉的审查和繁杂出版程序不做出改变,网络文学在这条道路上也无法得到真正的支持,多半举步维艰。双方的问题相当一部分都聚焦在版权法规的严厉施行和出版程序的和缓改变,而在此同时文学作品的分级制度也是个问题(影视音乐作品还没分级……一切都还早呐)。

  据说这次“盘点”作品的优秀作者将有可能被推举进入作协,这让我等旁观者不由得有些别样的忧虑,这该不会是驯服和圈养的开始吧……与完全温良无害的作协老师们相比,我们还是更希望能更多看到网络小说名家们鲜明的个性。在目前,就网络文学的发展来看,最实际的愿望是能看到的作协的介入能在格调、写作水平对网络文学写手们做出实际意义上的提点。

  向参与评审的诸位作协老师说一句,您们辛苦了,看那么多平素根本不屑一顾的文本实在应该是种折磨吧。虽然从作品的选取、规则的设定都不尽如人意,但这次“盘点”的意义仍然积极,至少双方都有人出力去做了。

  最后,预祝此次“十年网络文学盘点”最终能圆满、胜利落幕,也祝网络文学一路走好。

我也说两句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