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能出门见人了


  尽管之前我写博客已有数年之久,但它却一直不为人所知,即使在谷歌给它的评级达到了四级,连Dmoz都记录下了这个地址的情况下——因为我从来都很难开口向朋友们说自己有个博客网站,像你们都知道的那样,在这个神奇的土地上作为一个博客写作者,若是没有和河蟹接触过,你都不好意思出门见人。

  但在这一天后这一切都改变了,当我打开我站点页面的时候看到了一行醒目的红字“您的博客含有非法信息,已被关闭”,一阵狂喜仿佛突如其来的寒流就这样击中了毫无心理准备却一直在期待的我,终于,从此之后哥们也好意思跟别人说我有个博客了!

  不过在那之前要先做的事情是让这个博客起死回生,我联系了我购买虚拟主机的客服美眉,询问我的哪些内容踩中了什么禁忌,很快就得到了答案,原来是我的两篇短文居然用直接的方式和猥亵的姿势谈及到了一个强大的女人——此人性吕,行八,人称吕八娘……

  这事儿一时间让我弱小的心灵饱含困惑,这个名字在数月内声名鹊起,盖因其欲上门强行推销一款功能贫瘠卖相丑恶的成人用品,还索以天价。我也是在无意中看到这条信息后略做调侃而已,而那两篇小文之中的大部内容还多为转载抄袭,我只是小小做了些归纳总结,没成想这就得以引火上身,古人云:惟小人与女子难养也,诚不我欺,只是这吕八娘虽生得恁地凶恶,却怎地侦知我这小小一隅?

  早有消息资深者偷偷告知,虽然此吕姓女子肩不能挑手不能提无甚气力,却有一极尽势利的姘头,尊姓龚知名不具。仅仅获言及此,我已不免面如土色两股战战,我怎就不小心得罪了这样一个天尊,此人那本就是贵为贵国之“擎天白玉柱,架海紫金梁”的巨擘,这却如何是好,一时间我柔肠百转欲仙欲死心如刀割死去活来,不免失却了主意。

  只好探试与客服美眉商讨,我说:“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三岁孩童。我改了成吗,我哪里说对了我删了可以吗,还能给条活路吗?”还好,最终在我再三的保证之下这事儿有了转机,但仍被再三警告“仅此一次,下不为例”。然后给我恢复了空间,我立刻在第一时间闪身入内,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将那两篇文章设置为隐藏模式(什么,居然没删?别声张,我就是想留个纪念…),并向客服美眉保证今后要坚持审查与自我审查相结合,阉割与自我阉割永不辍。

  最终的结果很圆满,而我的博客也重见天日,古人又云: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很期待。重要的是,在这之后,我终于有脸能出门见人了!

  现在,我突然觉得我有时连跨步的姿势都显得格外高远。

已有 7 条评论

  1. 没有被封过博客,你以后怎么还好意思在江湖混呢?

  2. 好像很多BLOG都被要求删除关于坝的内容。你应该是没有留下联系方式吧,否则他应该是要通知你删除才对。

  3. 这个雷我也踩了,估计是所有空间商也被要求设置那个关键字了,至于河蟹的机会,以后不少。

  4. 哦,知道了。呵呵。

  5. 这两人都谁啊?还第一次听说。

  6. @虽然觉得您这句话有点怪,但是您的博客还是满有意思的,看来是个原创型人才。俺就中意看到这样的访客,欢迎再来,不过下回来希望能够言之有物,我会很高兴你参与我的话题。

  7. 悄悄地路过,美美地祝福!

我也说两句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