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那些夭折和即将夭折的


  它们顶多不过是六七岁的年纪,就遭受了飞来横祸,静静地死在观众们嘈杂的讶然之中;若是对人类,这状况会是场沉痛的夭折,而对中国的互联网,它们也不过是在蹒跚学步。我知道哪里都没有将生病的孩子溺毙的先例,而它们,确实就应该遭遇这样一种冰冷残酷的扼杀么?

  想为它们的逝去致几句悼词,可不知道该如何说起,我更明知在这之后,会有更多这样岁数的“它们”必将遭受这种荼毒;出于明智,我本应该面无表情地站在这里,看着它们的离去和将要离去,一言不发。

  或许它们算不得无辜,或许所谓的清算到来只是个时日的差别……而现在,我之所以还是要说这些,是因为我所看到的,是并不代表正义的审判,阴森的法庭上只有原告、法官和判决书,没有任何的观众、申诉和抗辩,在这之前,他们已经用同样的方式将很多各种各样的异端送上了火刑柱。

  没谁知道为什么是在现在,为什么是它们,但大家都大概知道下面又该是谁,这事儿若是有一百个起因,那么所谓的版权肯定是第一百零一个;有些人大概是在想:没有了资源,也许接下来互联网也就自然安静下来。

  我脑子里有这么一副无限美好的景象,大家都呆在一个小小的村子里,四面是高大的红砖墙,人们自给自足、健康成长而平静无为,就好像是传说中的桃花源或是托马斯·莫尔前辈臆想中的乌托邦——虽然远远看过去,这仿佛是种不怎么高尚的圈养。

已有 4 条评论

  1. 就看多大的圈在养多沸腾的思想

  2. 在时间的车轮面前,这些把戏终究都会变得可笑,很可笑的。

  3. 哎 生活如此美好 却遭此劫难

  4. 等待被圈养中……

我也说两句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