珊瑚虫与腾讯


在谈论这个话题之前,先看一下主要的事件线

1999年2月,马化腾和他的同事开发出了第一款真正意义上的中国版本ICQ,当时大家给它起了一个名字OICQ——腾讯QQ软件的前身。
2000年5月,腾讯QQ的注册用户突破了1000万,同时在线用户达到了10万。QQ的快速发展让马化腾看到了希望,在得到IDG和香港盈科数码各110万美元的风险投资后,腾讯更是开始了其狂飙式的发展。

2001年开始,珊瑚虫(陈寿福)开始在其网站上提供去广告显IP版珊瑚虫版QQ,其后的一段时间该版本QQ以其简洁的外观和个性化的特点赢得了众多使用者,不能否认在这个阶段珊瑚虫版QQ对腾讯QQ的推行起到了很大的正面推动作用。

2003年年初,珊瑚虫接到腾讯的律师函,其中对珊瑚虫擅自对腾讯QQ软件进行修改的行为提出警告。珊瑚虫很沮丧,在其后的一年时间里没有再进行相关软件的开发。

2003年年底,外挂技术的成熟和流行成为珊瑚虫重生的力量,珊瑚虫开发出后来风行网络的珊瑚虫QQ外挂,以插件的形式实现了去广告、显IP、美化与个性化外观界面的诸多功能,该插件由于较为完善的功能受到广大网民的追捧。

2004到2006年,珊瑚虫一直与腾讯的相关部门保持良好的关系。2005新版QQ发布会也邀请珊瑚虫到场参加,腾讯的工作人员在发布会上向珊瑚虫赠送了礼物。

2006年,腾讯官方网站软件下载的“QQ增强版版本”栏目中出现诸多版本的珊瑚虫QQ。(该证据已在北京市第二公证处做了证据保全,并由国家信息中心司法鉴定中心做了鉴定,完全具有法律效力。)

2006年前后,珊瑚虫开始向其整合版的QQ中添加部分“第三方插件”,以获得经济利益。2005年底到2007年1月,大约共收到广告费110多万元人民币。(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检察院起诉书,深南检刑诉[2007]1233号中内容)

2006年9月,腾讯公司以陈寿福侵犯其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为由,一纸诉状将陈寿福告上了法庭。要求其立即停止侵犯原告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的行为,并公开赔礼道歉、消除影响以及赔偿腾讯经济损失人民币50万元。
  腾讯认为陈寿福通过“珊瑚虫工作室”网站向网络用户提供名为“腾讯QQ2006珊瑚虫版”的软件下载。腾讯发现所谓的“腾讯QQ2006珊瑚虫版”实际上是对腾讯QQ2006Beta2进行复制和篡改而成。另外,陈寿福还在其“珊瑚虫工作室”网站上复制腾讯依法享有著作权的QQ堂酷比等形象,并向网络用户提供下载,也构成对腾讯著作权的侵犯。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依法受理了此案。经过调查后判决被告陈寿福停止在“珊瑚虫工作室”网站上使用原告腾讯科技(深圳)有限公司涉案作品;自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被告陈寿福在“珊瑚虫工作室”网站上刊登声明向原告腾讯科技(深圳)有限公司公开致歉,陈寿福向原告腾讯科技(深圳)有限公司赔偿经济损失10万元。
  在判决生效后陈寿福缴纳了赔偿金并向网民出示相关票据。

2007年“数动连线”的网络调查显示,48%的用户认为修改版QQ给自己带来了很多便利。尤其是在去除嵌入广告和显示IP地址方面,受到许多网民的喜欢。这使得珊瑚虫QQ的用户数量在2007年达到了4060万,成为国内最大规模的修改版QQ。截至2007年6月底,QQ注册账户数近6.5亿,其中活跃账户超过2.7亿。

2007年8月16,陈寿福受到深圳警方的逮捕,并从北京押送至深圳进行羁押。不久后深圳电视台中对此案件进行了专题采访,在专题片中有已经被剃成光头的陈寿福身着囚服的自述,几个学生模样的用户对珊瑚虫版本的批判,也有警官对此事的解答。10月11日,另一个著名的第三方QQ软件开发小组“飘云版QQ”的主要开发人员宣布退出该软件的开发,加上之前早就退出该类软件阵营的“木子版QQ”的退出,国内主要的第三方QQ软件开发小组基本暂时退出该类软件的研发。

2007年末,陈寿福侵权腾讯案正式开庭。

  翻看了下相关的网站和许多网友和所谓专家的意见,感觉很是悲哀,悲哀的本身不在于珊瑚虫事情的本身,而在于广大旁观者版权知识的淡薄和相关部门执法手段的粗暴与法律观念的淡薄。

  腾讯到如今的发展是无法离开珊瑚虫和其他第三方QQ软件作者的推动的,他们的存在直接影响到了腾讯公司的广告收入这固然是不争的事实,但没有他们的大力推动,腾讯公司也无法取得今年的成就。从模仿ICQ开始到在即时通讯软件国内的一枝独秀(腾讯QQ以74.9%的份额占据绝对领先地位,而位列第二的微软MSN只占7.8%),这些自由软件作者可以说功不可没。但到了今天这个发展程度,这些第三方软件的存在已经成为QQ发展的一种制约,在某种程度上,腾讯已经不再需要这些曾经默契的“合作伙伴”,更无法容忍这些“合作伙伴”借自己产品谋取利益的行为。

  腾讯做过一件最愚蠢的事情,就是把珊瑚虫版QQ放到自己的官方下载之中任由自己的用户随意下载使用,这在当时的发展阶段看来无所谓的事情,却直接说明了当时腾讯对这些“合作伙伴”的友好态度。到今天腾讯开始就一系列的版权问题起诉珊瑚虫,多多少少给旁观者一个“不厚道”的感觉,即使这证据不能对该案件本身进行强烈而直接的影响,也会很严重地影响腾讯在最终用户心中的声望。

  从事情的是非根本上来看,腾讯为捍卫自己的经济利益而战并没有任何的错误,曾经的助力已经成为阻力,曾经的朋友开始拆自己的墙角,在经济利益至上的经济社会也绝对不是能容忍的事情。再三警告和官方手段无法奏效之后,起诉已经成为解决问题的必由之路。腾讯也许并非生性凉薄的群体,但事情到这个份上,除此已没有其他的解决办法了吧。

  也许抛开这些曾经的“合作伙伴”的确是必要之举,但又何必采取这样寡情的手段呢。另一方面来说,腾讯也应该正面考虑为什么有那么大的用户群体喜欢珊瑚虫的道理,广告收入已经不再是腾讯惟一的收入方式,为什么不考虑一下用户的直接需求呢,直接向钱看的目标未免显得心隙太过于狭小,连看看IP和屏蔽IP显示都要按月收费的敛财之道真得是有必要的么……为什么不想办法在在其他的方面做更大的努力呢?把珊瑚虫所做的给用户,减少无聊而频繁的广告广播也开放显示IP的功能,自然也就能淡薄珊瑚虫对自己的影响。在SP、游戏、网站服务等等甚至网络购物都有着不小发展空间,为什么还非要在广大用户面前露出自己最刻薄的一面呢?

  事情大体上就是如此,里面的是非脉络一眼就能看个通透,腾讯这场捍卫自己的斗争必然也不会失败,这是他们这样做的依据由来,也将是他们警告其他珊瑚虫模仿者的严厉举措。可在这之外的许多东西,才是我真想谈到的东西。看了很多网友的评论,觉得很悲哀,中国的普法真的很失败。

  的确有很多头脑清晰的网友,但更多网友说的话很可笑,比如腾讯QQ抄袭ICQ是否触犯版权法,比如腾讯浏览器使用IE内核是否触犯微软利益,比如腾讯自己也安装流氓软件怎么有脸去说别人,比如腾讯是在借珊瑚虫炒作自己,甚至能说到QQ聊天室的裸聊和Q币冲击人民币然乱社会秩序……真是想请这些天马行空的搞笑版网友去弄明白什么是版权,软件抄袭的定义,还有辩论的主体和客体等等,如果能通过珊瑚虫一案能使中国网民的素质得到提高,我想,陈老师就可以宽慰了。

--------------------------------------------

  如同大家知道的那样,陈永福陈老师已经被羁押了好几个月,他是否触犯了刑法而对待他的一系列待遇又是否合法,这是个值得推榷的问题,在我看来这些问题本身才是的最重要的。我对法律了解的并不多,但即使是我也能察觉到这一案件中不合法理的地方。

  1997年10月1日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12条明确规定:“未经人民法院依法判决,对任何人都不得确定有罪”。这意味着,在法院依法判决之前,任何人都不处于有罪公民的地位。可陈永福已经被深圳警方逮捕数月,在羁押期间已经被剃了个标准的囚犯光头并身着囚服,也就是说在审判之前他就已经是一名合格的囚犯了,如此法律依据何在?!按照无罪推定的法律原则来说,任何公民在被证明“有罪”之前都是无罪的,而这个证明程序只能由法院来进行。按照我国法律相关规定,嫌犯被公安机关逮捕扣押是有一定期限的,似乎从时间上来看已经远远超过了这个限期;即使是由于涉案情节严重为由延期扣押,那剃头和那身囚服又是怎么回事?在这事情上,深圳市公安局南山分局是合理合法的执行程序吗?这是很值得怀疑的事情。起诉书等于判决书,“涉嫌”变成了宣判?这是个什么道理? 仅仅是这些,已经足以成为老外诟病我国法律机制的直接案例了吧,对万众瞩目的珊瑚虫和网络来说,深圳警方显得有些过于冲动了吧?

  其次,虽然陈永福从其珊瑚虫版QQ中获取一百一十万人民币以上,但在有足够正面证据证明这些是非法收入之前,是不能将它们直接作为违法所得的,起诉书在程序上已经犯了逻辑错误。诉讼书中引用的刑法二百一十七条的内容是“以营利为目的,有下列侵犯著作权情形之一,违法所得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违法所得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但在其后的四条解释中,珊瑚虫大致也只能符合第一条也就是“未经著作权人许可,复制发行其文字作品、音乐、电影、电视、录像作品、计算机软件及其他作品的”。但腾讯QQ本身是个免费软件并不以出卖拷贝为盈利方式,同样珊瑚虫版QQ也是免费软件,陈永福与其他软件公司之间的广告费并不是直接的违法收入,间接的广告收入和直接的获利收入是有着区别的,也就是说起诉书中的金额不足以作为案值的认定。

  但陈永福已经被抓起来了,并已经享受了几个月的拘禁生活,不知道他感想如何。广大网民怒声无数,但在这样的事情之上又能起到什么作用呢,不管是陈永福还是广大网民都是不折不扣的弱势群体罢了,更何况面对的还是小心眼的深圳公司。要说这事情没有腾讯的授意恐怕谁都不会相信吧,执法部门去迢迢千里外拘捕一个已经存在数年之久,影响也并不恶劣的自由软件作者,有必要吗?但腾讯马化腾老总说了,陈永福这事和我们腾讯没有任何关系(都是咎由自取),这大概能被认为是2007网民心中最大的“真实谎言”了吧~

我也说两句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