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说两句富士康的连跳事件


数量大致有两位数了吧,我也不记得确切是几连跳了,今天在煎煮博客上看到煎主同学的文章谈起这事,那我也就随便说两句;我原来对这事情也不甚了了,但最近看到的一篇文章和一部网络小说让我对此事有了些认识。文章是前日电脑报上谈论现在国内计算机业代工工厂生存状态的一篇报道,而那部小说是徐公子胜治的“地师”,这部小说最近的章节是说主角去解决一个类似工厂的风水问题,具体那篇报道和那部小说如何谈起,详细内容我也就不细细分说,但从中不难看出关节所在。

简单枯燥的长时间机械劳动,像是走在一条笔直的路上,看不见出口而道路两旁也没有任何风景的变化,这种生活有着谁也承受不住的压力。特别是最近的经济形势很不好,人民币升值、市场需求降低、同行竞争激烈、主管部门希望从利税上获取更多,这些变化给这些相关企业极大的压力(有的代工工厂的利润率甚至低于3%,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企业若是想在这样的情况下活下去,肯定要在生产销售的各个环节上都进行“优化”,在国内,这些企业的工人成了第一个均摊风险的对象,他们现在很多被采用军事化管理,每天需要工作十二个小时以上,没有任何娱乐和休假时间,这样的生活会持续数月乃至几年时间。

这样卑微低下的生活质量,还看不到什么前景,所谓人非草木,人的神经也不是钢筋,崩溃者的出现只是迟早的问题…… 一开始有了第一个,后面的人们也会开始考虑这种解决的方式,这大概也是这些弱势者能发出的最后一点点声音。我不得不提起这些人们的善良,因为他们最终也没有选择类似校园杀手的方式,而是默默地结束自己的生命。

在目前的状况下,想要一举解决这些问题有着异常简单的解决方案,但是却几乎没有可能实行:八小时工作制、休息日、娱乐空间这些原本完全就不过分的东西现在居然成了不能实现的奢望,不知道该说这些是对谁的讽刺,而坚强承受这些直到支离破碎的人们啊,甚至你们的血不会博得伪善者的恻隐之心,这更不知道该说这是谁的悲哀。

已有 4 条评论

  1. @9fun,确实,对这件事我的了解谈不上透彻,你说的有些状况我甚至不曾听闻,如果这些都是真实状况的话,那么我的言辞确实有失偏颇了。但是这样的工人群体却也更能解释他们为什么有这样的纵身一跳:见到的东西越多,对未来就有更多的憧憬,这些肥皂泡破灭造成的绝望也就越深重。至于为什么偏远山区修路工人为什么不跳,煤矿的工人为什么不跳,这也许是因为他们原本就在生死边缘行走,而那些鲜活的数字很长时间内却未曾为我们所知。

    ……实际上,这篇文章也有些借题发挥的意思,准确性是差了些。

  2. 我觉得你没有看透富士康跳楼的本质。

    如果你说单单的生活枯燥单调,然后工作累工资少,那相比富士康,工作生活环境更恶劣工资更少的企业单位有的是,比方煤矿,比方偏远的修路工人。为什么这些人没有跳富士康跳了?

    主要还是工作群体不一样,工人层次不一样,而不是单独的工资少这些。

    富士康是it公司,他的底层员工大多数是大学生,因为很多芯片组装,设备维护工作必须要一个娴熟的的懂一些的人来完成,而一个单纯的劳动力或者民工是不可能胜任的。如果要用这些人,必然先期培训的成本又高了。

    而实际上,很多大学生以前并不知道富士康是个什么样的企业,只知道是500强,由于是大学生,才毕业,心里必然是一腔热血要做一番事业。

    然而被招聘进去了之后,才发现根本不是自己想的那样,等待他们的只是枯燥跟浪费青春,但是合同已经签了,无法改变,自己也不能单方面离开。人生的希望就破灭了。这对于一个才毕业的大学生,打击是非常大的。这就是为什么最短的只在富士康待20天就跳了,所有跳楼的年龄最大的也不过24岁,都是才毕业的学生。

    而煤矿,干活的大多数就是民工,他本身对自己生活并没有多大的期望,已经习惯每天的生活,所以根本没有指望有希望,过天是一天,自然也不会跳楼的。

    而且就现在曝光的一些事件来看,富士康有几个是被偷了东西或犯了错被保安打死扔下去的,还不是单纯的钱少了跳楼。当然最终是不是这样,法院还没判我也不能就肯定是这样。

  3. @一年的三月,这个社会比任何以往更加富足优越 …… 不一定吧,这个说法有些太官方了,现在社会的问题其实孟子他老人家早有评价:“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一个真正繁荣富强的社会,一个真实强大昌盛的国家,都离不开藏富于民,而不是让极小部分人把持把握极大量的社会资源,尽管我们宣称是最优越的社会制度,但不论是教育、经济、文化、政治上都没看出端倪;弱势群体的弱小、贫富差距之悬殊,比起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家都算得上惊心触目倒是真的。

    百姓既没有尊严,日子又窘困,如此何称富,怎言强?

  4. 单调重复漫长最是消磨人的神智。这样的经过和这样的结果还是两厢权衡下优胜出的那一个。
    这个社会比任何以往更加富足优越,却依然百事堪哀

我也说两句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