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老外如是说


今天去看自家老爷子,回来的公共汽车上遇见一老头老外,旁边一个大学生模样的姑娘操着道地的中式英语很好心地和他有一搭没一搭地攀谈着,看着他嘟嘟囔囔了一路,我其实挺反感他嘴里蹦出来的”shit”,”shoot”,”I hate this place”…… 但后来那姑娘的英文明显体力不支的时候我还是接了口,聊起来之后发现虽然这老头显得没什么修养,其实也没那么惹人讨厌。

我发现那老外的普通话词汇量很小但相当标准,但随即很欣慰,因为我的英文水准远在其中文水准之上。他的碎碎念其实也不是没有来由,甚至部分让人赞同,据他说,他这次是参加一个中澳合作的什么学校的一个什么补习,但很快发现这帮富家子弟就像都有个爸爸叫李刚(老外的原话……),他曾经去过国内的很多学校都很受到学生们的尊重,惟独这次丝毫没有,所以他决定之后要给这帮孩子们一个教训——几天之后的一个决定他们是否有去澳洲资格的英文考试中出最难的题,叫他们一个也不可能通过。我对他的这个决定表示认同,虽然我知道这根本就不会有什么作用,路子够给力的想去哪里都不会有什么障碍,这次最多是拖延了一点时间而已。

他说起李刚什么的那事情的时候的反应和我们不同,首先想的不是什么腐败啦强权啦等等,而是那些弱势者的生命和权利,这似乎是个思考起点的根本不同。他还提起了学校的弊病,说起那些老师的薪酬和受到的尊重的时候用了一个中文的俗语:不想给马儿吃草,又想草儿跑得快(他的中文看样子确实还要努力)…… 我很同情地看着他告诉他全中国的学校都如此,他说其实他也知道,不过在之后圣诞节的酒席上说祝酒词的时候他仍然坚持会这样说,会坚持表达出自己的想法,我只好祝他好运。

他随后对国内学校的英文教育表示了鄙视,说很多英文老师用中文来教英文,有的甚至用拼音来标注单词……我笑笑,和他解释说也有用英文来教英文的学校,但是在很多地方根本没有这个条件,他摆摆手表示全然不能理解。

公共汽车到了终点站,群众们一拥而下,老外站起来的时候我才发现他拄着双拐,他战战巍巍地正下到一半儿,车门猛地就关上了,差点就夹到他,然后汽车居然就开始启动了,他大叫一声“嘿”,这才在司机很不耐烦的眼光中下了车。我心说看来这司机对国外群众的移动速度估计严重不足,要么就是赶饭局呢吧 ……

老外要去的地方正好在我目的地的半途,看着他的双拐我就说正好一路我捎你算了,然后老外就和我站在路边等出租,在这点上他倒是学足了中国群众们,都快跑到马路中间去拦车了 …… 虽然最后还是我拦到了车。然后,出租车跑着跑着突然就堵了车,老外可能心情好了点,显出美国鬼子典型的幽默,和我说前面肯定有什么车祸了不信打赌;很快,果不其然看见了四五辆车连环追尾,老外很遗憾地说,要是打赌的话我现在就该赢一百块人民币了……

终于将老外送到了他要去的地方,他坚持付了自己的车费才一拐一拐地离开(双拐么……),哦,差点忘了说老外的名字,他说自己没有英文名字,中文名叫马德恩,这三个字以他的口音说起来巨像骂人的话…… 他解释到,有次他给国内的什么人打电话,说自己是谁谁谁啊,人家一直说不认识这个人,他再三说自己是谁谁谁最后对方恼了,说:“妈的,你谁啊?”随后他就给自己起了这个响亮的名字。

只有 1 条评论

  1. 这,这是真事儿?这哥们儿也很精彩。

我也说两句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