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于名人互咬


如果我这篇文章写的不好,那么不妨将它当做凑数之作……又是有一个月没有在这里写下什么了,惭愧。也来调侃下韩方等人的微博之战,这次倒不是后知后觉,自从开通了微博之后就总能看到最鲜活的内容,这破网上无聊的东西太多有趣的内容太少,群众喜闻乐见而官府不严厉查处的更是罕有,年前到至今仍然烟尘未消的名人互咬难得给网民们看到了场闹剧,单是观战就足够精彩了。

我在微博上对此事早有评价:“名博主的兴趣在于互咬,大众的娱乐来自旁观。” 其实我也是个真正的论战高手,只是遇见这种事不关己的状况已经不再会匆忙选个立场就参与到其中了——东东枪老师评论说:“据我观察,资本主义社会中知识分子间的关系可以用三个字概括:狗咬狗。我国的知识分子们则与此相反。” 所以,你看啊,无论在什么制度的国度选了哪一方最后你都只是一条狗,用这个身份和习惯四肢着地的对手对咬的结果不管怎样都不会令人愉快,更何况我纵横网络十数年来从未见到什么真正分出胜负的结果,一地鸡毛的场景倒是屡见不鲜。(我也不理解为什么狗咬狗会掉一地鸡毛…)

现在,这件事总的来说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总结:麦田激流勇退,老罗喋喋不休,方舟子捕风捉影,韩寒进退失踞。麦田在现在看来像是其中最聪明的一个,几句道歉后抽身到一旁只是偶尔扔几块儿黑砖,若有所获;老罗却像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大妇女,只会抽冷子骂娘,多少显得下作;方舟子的考据大多没有坚实的事实基础,不足以令人信服,而且盲目中树敌太多,也没能讨好;韩寒的辩解过于幼稚,大量低素质粉丝的帮助更是适得其反。

如果说我对这事情有什么真正关注的地方,那也不在这事儿的本身,而是在于精彩的辩论言辞,遗憾的是这方面的内容实在太少了,直着脖子叫嚣和翻着眼珠诡辩的场面却是太多了,很大程度上很难再说这是场辩论。我所希望看到的是势均力敌、妙句迭出的真正论战,这次的互咬事件不在其类,虽然也有不少精彩点评。(部分有关辩论的基础内容见这里

另外,虽然我不会让自己立身其中,也要说一下自己的看法,我觉得韩寒幼稚、不诚实,确实写不出《三重门》(别和我争论这事情,因为我对根本就不会有结果的事情也不会有兴趣)。以韩寒在其博客上的文章而观(“小破文章一篇”等),有些文章里甚至出现了非常低劣的语法错误,和天才少年在前面提到过的的那本书有太多的抵触了。我写文章时除了让文理通顺,会尽量让每句话都读起来顺畅,还会尽量避免几段话中用词的重复,有时候甚至注意到韵脚,这才是有点文字洁癖的表现(未必是好习惯,过度关注细节很大程度上会让整体上有所损失,而且也很没效率);而韩寒的一些文章的遣词造句完全没有水准,激动起来标点符号乱七八糟甚至还有胡乱用的空格,这也让韩寒曾经宣称的自己有文字洁癖的说法显得可笑。另外韩寒赌咒式的辩解更是无聊,这种初中低年级层次的幼稚表现虽然看起来很有勇气,但在内行眼里却只能沦为笑柄。

还有,我自认为智商不算太低,见到的人和事也不算太少,但从来都没见过十来岁的少年有那样老辣的文笔。我初中就有看《飘》的同桌,也有不少同学曾在报纸上发表文章,我自己的作文写得也不错,但在那个岁数绝对写不出《三重门》中的一些老辣的字句,哪怕只是几个简单段落也绝无可能,所谓事有反常即为妖,超出常理的事情是不大会发生的,除非让我亲眼所见……我做过专业的文字编辑,也对心理学有所涉猎,我在这两个方面的认知也让我根本就否认了韩寒写出《三重门》的可能。

但韩寒不承认的话,再怎样强健的论据也不可能将其打倒,这事儿还是无解的,我没什么分量我的判断也更毫无价值;换个角度,同样的道理,也没可能将方舟子打倒。所以,这事儿就更显得无聊起来,尤其是到了现在还没完没了,网民们已经旁观类娱乐性观感疲劳了啊,参战者完全可以考虑下台,要么……能找个新项目不?

已有 2 条评论

  1. 对于韩寒,从他的一些言行中不难看出一份带着青涩的愤世嫉俗。就其心性来说,与成熟和相差很远,更不要提思想的深度了……

    国内很多人尤其很多孩子们对于韩寒的推崇恐怕多是出于一种叛逆。当然,这个叛逆也许多是对于社会现状而言。

  2. 有时候我们已经麻木了

我也说两句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