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费还是免费? 这是个问题


越来越多的网络游戏采取了完全免费的运营方式,这不仅仅是对他们自己的挑战,疑问同样存在在玩家和旁观者的脑中。在市场不成熟,规则也不健全的国内市场,免费网络游戏是陷阱还是馅饼,这问题也不仅仅是在对玩家发问。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 这是一场颠覆,短短的传统在更短的时间内遭遇了其存在以来最大的质疑。免费游戏这神秘的舵手要将网络游戏的巨船驶向何方?

搜索一下最近的网络游戏,除了在单调的游戏内容上雷同,还有收费方式的一致,大部分的新网络游戏都采取了所谓的“永久免费”的收费策略。在征途变成黄金大道之后追随者随即如过江之鲫,在收费还是免费的问题上,很多游戏厂商和运营公司都已经找到了适合自己的答案。一时间似乎只要游戏挂上“免费”的标签,就会有人头攒动的玩家排着队来等游戏公司为他们展现“画饼充饥”的神迹,加上游戏内置广告(IGA)这个美丽到有点光怪陆离的大泡泡挂在那里,投资方在网线那头准备好数钱就足够了……真得如此简单么?

在盛大宣布将当时其几款主要游戏进行免费运营的时候好多人都认为陈天桥疯了,但仅仅半年之后看见陈总拿麻袋装钱大家惊了;之后史玉柱以一个外行人的身份入行弄了个免费的征途,现在有些评论说史总比很多游戏圈的人更懂游戏。鲁迅先生说:“第一次吃螃蟹的人是很可佩服的,不是勇士谁敢去吃它呢?”陈总和史总都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即使是在国内也是如此。在目前看来遥不可及的一九九九年,当各个网络创世纪站点建立的时候就开始有人用钱来买卖那些游戏里的装备了,虽然他们一般都被叫做作弊者而不是网络游戏免费运营的先行者,但敏锐的人总会从中体会出点什么。即使不是第一个勇士,但后来的智者已经学会了如何将螃蟹变为一道香气四溢的佳肴,甚至为它加上了耀眼的金色花边。卖相良好,品位独到,为吃它买套专卖的餐具也就顺理成章,即使这只是一道免费的佳肴。

齐白石所说的“学我者生,似我者死。”追随者的脚步不会那么顺利,更何况有些只是拙劣的模仿。并非所有的游戏类型都适合这一种经营方式,后来者应该仔细思考一下什么才是最适合自己的路。大约在去年十一月份,有消息说朱骏与暴雪接触并对将魔兽世界的免费运营的可能性进行探讨,对这样一个有着自己独到的魔幻背景以追求平衡为重要内容的游戏,很难想象这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网络游戏行业仍然按照时间收费的游戏不多了。”朱骏暗示,第九城市和暴雪讨论了《魔兽世界》免费运营的可能性。他强调这是“如果”——“如果免费,这个市场空间会更加庞大。”他估计,一般免费游戏玩家付费转换率为13%左右,《魔兽世界》应该能达到40%。显见朱总对这个想法具有极大信心,在一个多月之后仍然没有听见这事情的后继新闻,也许还在观望的摇摆之中,也许这个高见在暴雪那里被过滤掉了,广大玩家也许应该庆幸这事上朱总说了不算。朱总只是诸多模仿者之一,更多纷纷涌涌的业界公司已经冲在了第一线,也有很多人正拭目以待,后果会怎样……勇士和烈士只差一个字,但区别显然很大。

开发一个网络游戏要不少时间和资金投入,太差的作品本身就很难收拢玩家的兴趣,更何况是要付出比在其他游戏中更多的金钱。在一定程度上来说,决定一个网络游戏游戏兴衰存亡的最根本还是它们的本身素质。这样一个游戏的投资会是相当可观的,凭借不成熟的“永久免费”方式来进行运营,寄希望于同样不成熟的的游戏内置广告收益,这对相当比例的业内公司都将是一种很大的冒险。不过,在风云变化那么快的行业,求变也是后来者的必须和必然。

永久免费的运营方式是一场颠覆,不管是对追求平衡性的网络游戏本身还是对广大的老玩家。这摧毁了相当数量希望在游戏中“重新活一次”的玩家的希望,这也许会是新网络游戏对它们前辈的背叛。把现实影射到游戏之中,把游戏作为发泄的场景,以现实货币来换取虚拟世界的荣耀与快感,恕我不能评述这一种游戏方式的优劣所在。但“永久免费”这种运营的本身将最终获得多少玩家和市场的拥戴,在将来的一段时间内,恐怕很难评说。

2006年我国国内游戏产业的总收入为65.4亿元,以国内网络游戏市场的增长率来说2007年必将会是个更惊人的数字,有人说保守估计已经超过百亿。高增长率发展一方面说明了行业的勃勃生机,而另一方面也标示着行业的不成熟。对我国国内的网络游戏市场来说,甚至连分级制度都还不存在,相关的政策、法规、条例在很多方面也不健全,不能不说,混乱而暴利的网络游戏市场也不乏这些方面的推动。一切都需要时间来消化好多东西需要进行深层的考虑,网络游戏所带来的一举一动如同温室气体一样无声无息,很多高高在上的存在从只注意到经济效益已经开始考虑到更多,虽然有些做法显得很荒谬,但这不过是开始。

免费网络游戏的大潮曾经让广大网民玩家欢欣鼓舞,但渐渐他们会发现这东西吃起来并没有看上去那么舒服,比起曾经的收费网络游戏的时日他们失去了太多东西。2008年1月4日,为这一天打上时间签,看看灰沉沉的天空和一张张没有表情的脸,我在这一刻困惑玩家们是否该庆幸仍有收费的网络游戏可玩,在传统的概念遭遇颠覆之后,于我来说,将期盼也坚信着之后的回归。

我也说两句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