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这辈子经历了很多的人和事,我不能说他是一个伟大的人,但他的正直、善良和坚持的品性应该能赢得尊重,即使他所认定的那些在现在的许多人来说一文不值——他与这个时代的规则毫不相容,但这或许不仅仅是他的悲哀。

想写个关于他的故事,但是几百字之后就写不下去;搜刮记忆希望能找出些线索,却突然发现我对他的了解太少了。有些事情他没有说过,有些事情已被忘却,有些事情都不愿提起。与其写一个糟糕的故事,不如只是扔出这些零碎的片段。

1、他十五岁的时候就离家去追寻自己的梦想,逃离了一个很可能成为菜农的未来。

2、他报名参军却因为太小而被拒收,但也因此被培养从而得到了学习文化的机会。

3、之后有相当长的时间里,他有份在当时很光荣很有前途的工作,却没有什么朋友;他成为国内较早的一批有真材实料的大学生,他的不少同学后来声名显赫。

4、那十年开始之后,他很无奈地被裹挟到知青支边的浪潮之中,却反感那些无知者的粗鄙,反感这个知青受到“再教育”的机会。不认为和那些人能学到任何东西,他自己想尽办法去多读书,曾因为看红楼梦和说毛总也曾参加过国军被整的很惨。

5、他遇见了第一任妻子,也是我的母亲,不久后这个故事就有了我和我妹妹的参与。

6、那十年后不久,他和全家离开了建设兵团,调到一个很偏远的单位。

7、资历能力声望和两派之间的缓冲,机缘巧合,他成为了一个品级不差的副院长。

8、他性极刚硬正直到不考虑人情世故,做领导的这短暂的几年让他树敌无数。

9、单位重组,选举时他票数领先,却因为背后没支撑被硬砍了下去;之后他开始了旷日持久的投诉之路,所有的信件都石沉大海,他其实只是想问一下为什么。

10、风水流转,当时他曾经蔑视的那些坐到了他曾经的位置上。他之后就开始受到这些人的“款待”,数年内多个不同的工作,他的位置被一贬再贬;日子很辛苦,但是每一份工作他都完成的很细致无可挑剔。他仍坚持着向上级投诉,依旧杳无音信,他很苦闷。

11、那时候,有个声音说领导干部带领大家炒股,于是他也投身其中;再后来,又说领导干部不能炒股,然后立刻,他就被抓了典型被严肃批评。

12、多年来的郁闷和投诉无门,和被小人们的数次折辱堆积在一起,他终于爆发,他毅然准备辞职,被劝了回来,最终办了个提前退休。

13、他和大院里所有的人谈和股票相关的话题,赢来了很多或许是崇拜的目光。他开始专心钻研所谓的股票技巧,买了很多关于股票的书,一群不知所云的专家帮他输的一蹋涂地。在之后的二十多年里,他认真而又坚定地认为股票是一种投资的方式。

14、他和母亲的性格强硬尖锐,一次次争吵的无限升级,导致了最后的分道扬镳。

15、我和我妹妹都上了大学,他自己在家看股票打麻将。

16、我和妹妹都大学毕业了,他自己在家看股票打麻将。

17、他没有朋友,每天中午喝点酒然后闷头而睡。

18、他的第二任妻子逼他卖掉了房子,然后劫掠走了一半他的财产离开。

19、后来,他重新在市郊买了个小房子,在那些事情之外,又养了条狗。

20、他雇了个临时的保姆,给人家的工资很高,自己的生活很简陋。

21、看股票、打麻将、看电视和遛狗,催我找个女朋友。

22、一病不起。

惊醒在半夜,我打开床头灯,冷白的光均匀地抹在墙壁上,一如那天晚上医院走廊中的惨淡。我想起梦中的片段,我所爱的和记忆里的美好都变得寻常和冷漠……还是那些本来就是幻象?这让我开始怀疑我的记忆的真实。

这二十多天来是我这辈子最漫长的一个世纪,现在,当我的情绪渐渐平静下来,我开始想应该怎样来写这篇东西来做个奠记;可是似乎不管怎么写,都写不出来什么,总有着太多的点点滴滴。闭上眼睛,就能看见他坐在屋子背光的角落里,脸色黯淡,眼中也没有了神采,一副行将就木的样子。

我于是努力不去用那些“如果”的来让自己更痛苦些。

世界变得格外空旷,伤痛和冰冷就像波纹一样渐渐弥散开来。

凌晨三点,突然决定不再用疲惫和伤怀折磨自己。

那么,尘归尘,土归土……

向永无再见的人说再见。

只有 1 条评论

  1. 有很多东西,只在失去时,才会让人如此恍惚疲惫。
    抓住抓不住,珍惜不珍惜,或可只是些空话,真正在意的是自己有没有把感情付出了。
    兄弟,今天才看到你的地方,虽然晚了些,道声珍重。
    身感同受,同病相怜。

我也说两句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