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本书是这样来的


  [为《恶魔法则》写的一个恶搞文,没看这本书的就不必看了~]

  金陵的初春,柔弱的风里飘着些柳絮和花香的味道,有个人微微眯着眼,站在几级台阶上望着一扇厚重的红色木门。周围十里八乡的人都知道门里居住着一个不世出的高手,虽然很多人从来都没能见他,但没人能忽略总在半夜时候从那里传出的阵阵惨烈嚎叫。这就是人称小五哥的陈阳,小五哥其实也不是夜半狼人,后来据他本人的说法,这只是习惯于在找到了灵感时抒发一下感情,而灵感最充溢的时刻莫过于玄黄交接的时候。

  来客整理下高高的风衣领子,轻轻敲了敲之后那扇门就在无声无息中打开,一个面色有些苍白的人从门后敏捷地闪了出来,向来客轻轻招了招手示意跟着进去。穿过浅浅的走廊,是个大而宽阔的书房,一个带着眼镜显得文质彬彬的青年斜斜地靠在一张宽大的老板椅上,如果不是眼里不是冒出的那一丝丝……呃……匪气,没人知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小五哥。

  小五有些漫不经心地抬起头望着这个陌生的访客,初春的天气使对方那身宽大的风衣显得有些奇怪,半晌后有些无奈地说:“您就是韦度吧,您说您有个故事要告诉我,说这会是一个非常好的素材……其实告诉我秘书就好了,我分分钟几十万上下的,希望您的故事真的物有所值。”

  旁边那个面色有些苍白的年轻人送上两杯清茶之后,也拿出纸笔坐在一旁。来客有些犹豫地看了看小五,小五却摇摇手:“这是我的朋友,合作伙伴,也是我的秘书,人称只抽香烟的,现在您可以开始了。”

  韦度有咬咬牙,些神秘兮兮地将身子前倾:“你们知道企鹅吗?你们知道北极有企鹅吗?”小五和香烟有些无奈地交换了个眼色,难道是又遇见了个神经病?“其实,北极也是有企鹅的!我要告诉你们的就是一个企鹅的故事!”

  “这要郑和下西洋的年代说起,那时候我是个水手,我在郑公公的船队里…嗯…是管做饭的,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个炊事班班长。当时的船队有二百多艘大小舰船,我就在其中的一艘大船上……”

  韦度地拿起茶水浅啜了一口:“海上的风浪很大,也遇见过不少风浪,在一次大风暴中,我在的船被卷进了一个大漩涡……在我醒过来的时候我发觉我在一个寒冷的小岛上,岛上除了很多懒洋洋的大鸟,什么都没有……后来我才知道他们叫企鹅……”

  “你说你发现了企鹅?你是在十五世纪郑和的船队里的厨师?你是起点的玄幻小说看多了么?!”小五的脸色开始有些不善,而韦度却开始显得从容起来:“我知道我的经历比较……让人难以相信,可这却是真的。”

  “正是一个伟大的企鹅大大救了我!”韦度激动地挥着手臂。

  “后来……我就在那个岛上生活,四周都是大海,我很想念我在陆地上的生活。还有我写了一首诗——骏马啊,四条腿;大海啊,他都是水……”

  “用今天的话说,企鹅是个高度智慧的种族,”韦度直勾勾地望着小五,“他们会说话……”

  小五抬起头,皮笑肉不笑地对韦度说:“那你没问他们平时都做些什么么?一个小岛,四周都是茫茫的大海是不是有些无聊?”

  韦度没看见小五的脸色,许是已经沉浸在回忆之中。“是的,我问过他们每天都做些什么,我问了九十九个企鹅,他们都告诉我‘吃饭睡觉打豆豆’……”韦度摇摇头,“而当初救我那个企鹅大大就是豆豆……”

  “豆豆在他们那里是个受气包,不过其实,企鹅也不是一个哪么无聊的种族,我说他们高度智慧,是因为他们知道修真……除了豆豆不修,其他的都修。我问了企鹅长老,他们的种族是个长寿的种族,有些企鹅已经修真了好几千年甚至上万年!”

  “现开始修真的企鹅还叫企鹅,飞升到天界的改名叫天鹅,天鹅之上还有更高的境界……叫鹅的神……不是每个企鹅都适合修炼,至少豆豆不能,豆豆的经脉狭窄是不能修真的,所以他只能锻炼肉体的力量……天天下海给族里捉鱼抓虾……”

  “那他们不…我是说…他们难道不……”香烟小心翼翼地看看小五,还是忍不住挥舞着手中的笔狂热地喊道:“他们难道不OOXX吗?这也太没人性难以想象了!”

  “他们是一个追求大道的种族,再说,修真很容易就几千年上万年过去了,吓,听长老说还有修几千万年还没达到鹅的神的境界的,但他们还是无怨无悔。”韦度耐心地开始讲解,“我也不能理解那种追求,所以最后我想办法离开那里……”

  “我用岛上的海红树做了一艘船……”韦度从风衣口袋里掏出一盒精致的雪茄,向小五和香烟作了个请的手势。

  小五回头看看卧室的方向,犹豫了下还是摇摇头,香烟也摇摇头,说自己是只抽香烟的。韦度很怡然自得地点着雪茄,眼神在烟雾中飘起来,有些高深莫测。

  “豆豆帮我作了那艘船,船很小也就能装下三五个人,我走的时候豆豆也跟我一起走了,没人喜欢那种生活,企鹅也一样吧……从太阳的位置上判断出我们的方向是一路向南……”

  “后来我们又遇见了风暴,醒来后发现在一个不见天日的地方,看见一个矮小干瘦的人,我不理解他的语言,但他却知道我的想法……不知道怎么,他一挥手一道光打在我身上,我就明白他在说什么了。”

  “他问我我想要什么,”韦度叹了口气,“可他却没告诉我这些都是要用东西来交换的。我告诉他我要很多很多钱很多很多美女没人能欺负我谁找我的别扭我就能灭谁,他想了想告诉我也只有帝国皇帝能做到这些了……”

  “然后他告诉我这个世界不是我原来那个世界,很多东西是不同的可有些东西是相同的,他给我看了一个人,一个死人……这个人和我看起来一模一样!”韦度伸手弹弹烟灰,“我没法忘记他当时说的话:‘我不知道这里面是不是真有什么有谁在作了些什么,不过这和我没有关系,这个人,他叫阿拉贡,是一个小国的王子,他死在两天前的风暴之中。从现在起,他就是你,你就是他。而作为这些的代价,是一颗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心,没什么比这个东西更独一无二了。’”

  “然后他对我很诡异地笑了笑,再醒来的时候我就在一艘船上了,周围的人都叫我殿下,我没发觉他们和我知道的人类的不同,他们也没发现我的不同,但那个世界却是不同的,”韦度抬起头笑了笑,“因为有魔法的存在。很快我发现自己适合学习一切那个世界的武功和魔法。”

  “那只企鹅呢?那只伟大的企鹅去哪里了?”小五轻轻敲敲桌子,“您说您要告诉我们的是企鹅的故事?”

  “没有人注意他,因为那个世界有很多稀奇古怪的动物存在,很多时候也没人敢问他是什么,而一些有身份的人更不会问这样的问题,那会显得他们的少见多怪和浅薄……后来我去了次那个世界的冰封森林,对了我似乎忘记说豆豆自从到那个世界就改名叫QQ了。”

  “这和我们总是喜欢换个环境就换个手机号码什么的很像。我把QQ安置在冰封森林的龙族密室里,龙族,呵呵,这个高傲的种族虽然很弱小,但守信是没问题的。QQ说他要开始修真,也许那个环境能适合他,然后我就给他找了个大石头盒子,加上封印告诉龙族族长,会有后来人打开这个盒子。他被我打了一头大包,咬牙切齿地答应了。”

  一边小五的眼神开始飘忽了,而香烟的眼神则是开始涣散,但小五还是用一脸的莫测高深来掩饰,香烟却忍不住了:“那您不是天下无敌敌敌敌……了……”

  韦度用力在烟灰缸里按灭了雪茄:“一统世界后,我又统一了神界仙界鬼界妖界甚至畜生界,后来我却发现我没有心……那个恶魔总是用我的心要挟我,我每年得送他几百个美丽的少女……我舍不得……那些都是我的……啊啊啊……美丽的少女……”韦度突然激动起来……

  小五终于忍不住问道:“后来呢后来呢?下面呢下面呢?快更新啊啊~”

  “后来,我将我的精神集中起来,传承给一个年轻人”韦度镇定一下精神继续讲:“我可以不要那个心脏了,如果我成功,就没人能拘束我了!在那之后的阿拉贡只是个强大的空壳。”

  “可是,”韦度遥遥望着屋顶,“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我可以用这个方式来摆脱那个躯壳,但我不知道人的灵魂这样难以捉摸,更不知道这个躯壳里是个和我从一个世界来的穿越者。”

  “那个躯壳,叫杜维……”

  “后来,我带着他去见了QQ,可QQ已经不认识我了,也许那个世界的修真真的不适合在这个世界……QQ后来不知所终……”

  “后来,杜维强大到我当年的境界,他把我赶了出来,他说送我回地球来看看……”韦度摇摇头,却有些兴奋地抓住小五的手叫道,“你知道吗,我遇见了QQ,只是他已经不是企鹅了,但这瞒不了我,我知道他就是……”

  “他作了个软件,就叫QQ……不管变作什么,都逃离不开那些印记!……”

  之后的谈话又进行了几个小时,小五和香烟将韦度送到门口,神色分明有些恋恋不舍,却也仍带着些将信将疑。

  韦度用一个很潇洒的姿势将雪茄盒扔进口袋,回头同小五和香烟握了握手,高深莫测地笑着说:“我知道你们不信,我知道你们觉得这不过是个搞笑的故事,嘿嘿……”

  韦度一抬腿绊在门槛上,旁边香烟急忙伸出手去扶的时候却扶了个空,人已经不见了……稀疏的柳絮杨花轻轻飞舞,春天的阳光带着温和柔媚的暖意,小五和香烟面面相觑,一阵寒意顺着脊柱爬了上来。

  小五的目光迷茫而失去焦距地望着空荡荡的巷子里,喃喃地说:“我真傻,我单知道写些莫名其妙的玄幻小说,可我从没想到小说的主角有一天会出现在我面前的……”

  据小五后来说,有次韦度给他打了个电话催他,说如果书太监也叫小五变……还说要把他的形象处理得英俊潇洒天下无敌敌敌敌敌一点……

  小五曾小心翼翼地问起为什么现在企鹅只在南极,而北极没有了,韦度沉吟了一下告诉小五,自从北极有了北极熊之后,北极企鹅就都迁徙到南极了……

我也说两句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