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障目, 不见泰山


一片小小的叶子就可以阻挡一个成年人的视线了,不在这叶子有多大和人的眼睛有多小,关键在于那片叶子和你眼睛的距离。你是否也有这样那样的选择性无视呢,在你眼前是否也挂着这样一片叶子呢?有种东西叫“偏见”,不过对有些人来说这个程度就叫“偏执”。如同夏天大家都习惯戴的变色镜与墨镜一般,很多人不拿摘下它做个什么重要的事儿,而有些人却睡觉也带着,更令人惊诧的是他所戴的镜片几乎是不透光的。你若是以为这是个有些职业病的电焊工人可就错得很远了,这人也许包括视力和智力等一切看上去都正常,甚至他有时还能照出些惊艳绝伦的相片来,这个世界,总是充满矛盾和古怪的……

先前曾发过一篇博文探讨抵制家乐福事件的,先得重申一下我的立场——无声的抵制才是最为有效的手段;而我写在上面的那一段话却是在看过贺延光老同志“我不赞成抵制家乐福”一文后发出的感概。我不是为他在家乐福事件上的立场愤怒,而是为他文章中体现出来的种种奇怪的看法。我很质疑他的立场,作为一个有丰富年龄的新闻工作者的他居然能说出一大篇那样的话,我很费解。文章从家乐福事件发散开去,谈古论今谈了很多事情,分散了读者视线后,玩了个不太漂亮的偷换概念……连我都看出来了您也太不高明了。畏惧一切变动,藐视一切年轻人,空谈一切事件也许就是目前这位老同志的水平了吧,也许这位行将就木的人虽然已经麻木不仁却还能保证自己比年轻人们睿智和清醒,又有谁能知道呢?

白岩松筒子也发表了“不要拿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的文章,隐晦地说出“和家乐福他们玩掉份儿”的意思,原义大概也比较倾向于不行为的行为,以他的身份和位置说这些已经是分寸了。不过在风头浪尖上的他很凄惨地被人拿来同贺延光相提并论,但据我判断其实俩人的立场有着根本的不同。至少,白筒子就算不支持抵制,也是理解群众的激动的,而先前说过的贺延光却只是在一味否定,他的文章里否定了太多的东西,也夹杂着些我不太能理解的观点。这天下最愚蠢的事情大概就是在这个时候发了那样一篇不知所云的檄文吧。

事情向有些复杂的情况发生变化,有些地方已经在家乐福门前出现了聚集的人群,虽然最终都是不了了之,希望这是分寸了。群里的筒子们兴高采烈地张贴的各种家乐福门前人群的照片,还有那些狂热地喊着各色的口号的。我理解大家的心情,可那些热情让人不安。不是所有好意最后都能办成好事的,仅仅是热情也不见得就能得到正面的结果;若然通过这事情,善意和热情冲动的年轻人能有些变得坚定、冷静而有判断力,这才是我们敌对者的悲哀。 而我说的这一切,没什么是通过简简单单发几个口号贴几张图片就可以解决的,在这之前,年轻人们,先学会克制和思考吧。

突然想起来我必须得感谢伟大的我要安家,也就是我这个博客的空间运营商,为他们并不将家乐福和抵制放入关键违禁字列表之中。

我也说两句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