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辞责意,观近日书评区争论有感[转载]


[4月17日“男人小心”发在《人欲》书评区的一篇书评 觉得颇有些见地 转过来~]

《人欲》二百到二百零二章中,重新解构了两句话,引起了书评区很激烈的讨论。第一句话是关于虫龙之论的,就不必多说了,读者讨论的焦点也不在此。第二句话是关于“落后就要挨打”,这句话近代以来已经深入国人之心,很好,但是高悬国人之口,很别扭,汉语用词一个“要”字,有多解多义。

既然是书评,首先第一点要清楚书中人物的观点究竟是什么,才可以讨论。而不是声明自己的观点是什么,立一个批判的靶子,把其它人都放在靶子上。那么书中是怎么解构这句话的呢?讨论的前题在此——

这句话是风君子摘出来让白少流去解的,一开始风君子和张荣道都没有表达自己的观点。首先白少流并没有否认这句话警醒人努力上进不落人后的积极意义,这一点很重要,很多书友在讨论的时候都选择性的忽略了。

其次白少流解出了语境背后的一个强权逻辑,这个逻辑被掩盖了,话从事实上可以理解,但从义理上不是合理的解构。所以他用另一解“立身不屈强权”来代替。

从“落后就要挨打”,到“立身不屈强权”,是一种自省上的进步,也是一种自觉的醒悟,是有思考深入的逻辑层次的。

立身不屈强权同样有自强不息不屈的进取精神,它首先是在一种自我进取的基础上,强调的是不论挨不挨打,人都要自强,不论你是强是弱,都不要屈心屈志。它同样强调“自强”与“抗争”的精神,却驳斥了这种抗争诉求对立面的强权逻辑。

很多书友在批判的时候立足点就在自强与抗争两点,但这正是白少流的观点所肯定的,所以讨论就显得缺乏依据,讨论什么总要搞清楚人家在说些什么?假如就有人就要崇尚强权意志的话怎么办?书中的白少流没有解出来,后来张荣道和风君子分别补充了一句。

张荣道说的是“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老子这句话是一种极致境界,书中风君子解决阿芙忒娜就类似于这种情况。

小白又问了一句如果做不到呢,风君子又补充了一句“移其志、化其民、革其教、诛其心。”这是人世间折衷的手段了,说的是怎么动手,为什么动手,动手之后怎么办。

从“破立论道”的角度,这一立论到此时才接近完整,所以风和张一个人说小白没讲透,另一个人说小白尚未得论道之精要。

以上是我的一点浅见,抛砖引玉,供诸位书友参考。

我也说两句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