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上的孩子


先前和菜头将一篇似乎是高中到大学生给他的信(关于最近的一些爱国事件)全文转帖到自己的博客上,仿佛就在须臾间,那篇本来就被和菜头称为“当当体”的文章就被无数人一拥而上,一人踩上几脚。本来我还不很理解和菜头同学如此的做法,觉得这样做有些过于残忍,但看到今天他对于此事的解释,想了想他所说得也还真是有些道理。

实践下来看,我觉得把对方掐着脖子,按在墙上,狠狠羞辱一番效果是最好的。被弄痛了,人才会仔细想一想,为什么自己会到这个地步?才会反思,为什么持有这种本来觉得正确无比的想法,现在居然行不通,而且反遭羞辱。有了这个念头,人就会去找原因。很多会因此多了解一点自己所谈话题的背景,多做一点思考,这就是个人思想的改变的基础。当然,也有人做结论说,是因为和菜头太强壮了,那也由得他们。没有思考,干说,干辩,一百年之后也是这个鸟样,不会有任何变化。

不过,对这番做法是否能引起被作弄者的思考,我想和菜头自己也未必就那么有把握。谁都有年轻的时候,热血本身是没罪过的,虽然在那之后失却了些方寸,但仅仅为了这个就只是去苛责对方的不理智也是有些粗暴的举动吧。行走在认知世界的道路,对每一个前面的人,后面的都只是些路上的少年。对少年们仅仅粗暴是不够的,还要告诉他们怎样才是更好的方式。很多时候,思考也不见得就是指向正确的方向,他们毕竟还群少年。成年人总是缺乏耐心来沟通,而少年们又太喜欢自作主张,这就是代沟吧。

下午在一网吧上网,突然身边一个带着个大眼镜满脸青春痘的小筒子撞撞我胳膊叫我看什么,我带上眼睛仔细一看才发现是李白诗仙的最新大作:

法暮苍山兰舟家,
国无落霞缀清乐。
去年叶落缘分福,
死水微漾人却亡。

我记得上回的头是“日本去死”,尾是“小泉定亡”来着,如此说来李白先生最近作诗也太不讲究了。这什么乱七八糟的破诗并不可怕,一笑就算了,怕得是居然还真有人把它当真了。今天看和菜头的博客上也写了个这么事情,那篇文章后面有网友昊子说:“老和,这首原诗出自一篇二流网络小说,原诗出自一个叫“燕随心”的网络作家写的《侠客梦》的第101章。”如此也算是知道了这玩意儿的出处,原来居然不是诗仙李白的近作来的。

先是在韩寒的博客上看到一句话,然后几天内无数次看到这句话:“这是一个无权看CNN的国家,这却是一个有权抵制CNN的国家。”这句话几天来一直在我耳边绕来绕去……是该笑还是该哭还是该说点什么?如我等无知小民,还是沉默吧……

我也说两句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