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Play Nice, 写在规则之外


  2005年3月, 在大陆魔兽世界开放在即的时候写下的帖子, 这里也留一个作为纪念, 为我曾经的魔兽生涯. 写的时候魔兽世界还没有来到, 而现在于我它已经是过去式了. 即使不是作为一个善于思考者, 也总是在不同的时段有着各种各样的思虑; 有些东西, 随着思考的深入产生了变化, 而另外一些却不曾改变, 比如这个, 我对Play Nice的想法.

  Play Nice在很多游戏中被人一再提起,它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呢?其实它的原意并不仅仅是一种精神,更多是一种在国外游戏服务器上的氛围,主旨大致是与人为善。很难讲什么是对应大陆魔兽世界的Play nice,但光是照搬欧美的那套是不够的,环境不同会带来规则的变化。有人会说这是一种妥协,但并非如此,环境改变却仍然能生长的物种多多少少也有了新的变化,那不应该叫妥协而是适应。

  很反感听某些所谓的高素质玩家评价国内玩家的语气,更有很多人把大陆网络游戏玩家和低素质人群直接联系了起来,不知道他们是否意识到自己并不会因此而超脱,如果连自己都看不起那么又如何能赢得他人的尊重呢?另一方面,在对他人呵斥的时候,这些人是否注意到了自己的态度是否礼貌呢?

  礼貌并不是一种虚伪无用的东西,在得到别人帮助的时候由衷地说声“谢谢”,也许你会因此赢得一个朋友;在你不小心冒犯了别人的时候歉意地说句“对不起”,也不会有什么真正的损失。仅仅几个字一两句话,也许就能赢得对方的尊重,为什么还是有人不愿意去做这么简单的事情呢?

  有人说:“其实今天无礼并不是有意的,不过老板让我很郁闷……”在你发泄前想想别人,大家是来享受游戏的乐趣的,没人喜欢不开心的事情;换个角度来讲,如果你这点自制力都没有,那么我想你的boss未必有什么错误。

  有人说:“我是想礼貌对待别人,可是游戏中的其他人都太没礼貌了……”停!在你继续抱怨之前我要给你讲一个故事。

  陈阿土是台湾的农民,从来没有出过远门。攒了半辈子的钱,终于参加一个旅游团出了国。国外的一切都是非常新鲜的,关键是,陈阿土参加的是豪华团,一个人住一个标准间。这让他新奇不已。早晨,服务生来敲门送早餐时大声说道:”GOOD MORNING SIR!” 陈阿土愣住了。这是什么意思呢?在自己的家乡,一般陌生的人见面都会问:”您贵姓?” 于是陈阿土大声叫道:”我叫陈阿土!” 如是这般,连着三天,都是那个服务生来敲门,每天都大声说:”GOOD MORNING SIR!”而陈阿土亦大声回道:”我叫陈阿土!”

  但他非常的生气。这个服务生也太笨了,天天问自己叫什么,告诉他又记不住,很烦的。终于他忍不住去问导游,”GOOD ORNING SIR!”是什么意思,导游告诉了他,天啊!!真是丢脸死了。陈阿土反复练习”GOODMORNING SIR!”这个词,以便能体面地应对服务生。

  又一天的早晨,服务生照常来敲门,门一开陈阿土就大声叫道:”GOODMORNING SIR!”

  与此同时,服务生叫的是:”我是陈阿土!”

  这个故事也许是真的,也许根本就从未发生;但很多时候事情都是这样,不是你影响别人就是别人影响你。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能够影响别人的人就是成功者,那么在虚拟的世界里我们来坚持自己的礼貌和风度,如何?

  网络游戏中什么最珍贵?是等级、游戏货币还是极品装备?都不是,如果你希望享受这个游戏的乐趣,那么没什么比几个朋友更有价值了。礼貌的态度会为你赢得尊重,但还不足以赢得朋友,结交朋友还需要靠你的付出。在别人需要的时候帮一下其实并不难,但很多人却因为怕麻烦而选择了推却。为什么不把目光放远一点呢,你可以因为五分钟的狮鹫航程而拒绝帮助别人,别人也可以用和这个差不多的理由拒绝你。虽然魔兽世界这个游戏并非离开别人就寸步难行,但在某些时候你的确无法离开他人的帮助。

  得到了别人的帮助也请不要把那当作“理所当然”的事情,因为实际上没有任何人有义务帮助你,单方面的付出不平衡也不能持久。在感谢之外请保留有一份感激,在别人需要帮助的时候也及时帮助别人,有来有往的互助将帮你赢得朋友;很多人性格不同对很多事情的看法也不同,但最后却能成为朋友,只因为他们在对方需要帮助的时候能伸出自己的手。

  也许有人对此产生疑问,但我说这和相互利用本质不同——相互利用只是在谋求更大的利益,而朋友却是有来有往的互助。希望能看到和睦、互助而团结的气氛,而不是在人和人之间拿冷漠做为自己的壁垒。

  如果是谦虚是一种美德,那么谦让则需要更大的魄力;在面对一件好装备的时候没人不希望得到它,放弃还是参与竞争就成为一个问题。在这里先提出最适合的使用者先得到(Need Before Greed)的概念,比如,一个牧师仅仅是因为需要附魔的原料而与队伍中的盗贼竞争一把蓝色的匕首,这于情于理都不合适。魔兽世界游戏本身提供了好几种分配方式,但是仅仅靠游戏规则的约束仍然是不够的,在最适合使用者得到的前提下,我们仍有必要学会谦让。

  的确在短期内这看起来会是有损失,但它会更有利你在将来获得自己真正想要的战利品;放弃有时不但是礼貌,也是一种谋略。如果你总是不愿意放弃,那么在遇见你真正迫切需要的物品的时候,如何能期望其他人的容让呢?

  在这里要向会大家提出一个请求,那就是适当的放弃;在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之外,放弃一些可有可无的东西。比如,某天你和一队人去深红修道院打出来那把绿色的弓,你是个猎人但你手里用的比它更好的武器,那么把它pass给需要分解它做原料的朋友则是个更好的决定。

  以上是无法写进公会制度条文的,僵硬的条文本身也无法对每件事情做出约束,这些更象是一些文明公约。就象所谓的“好市民公约”那样,在更大的程度上并不是规定一个人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而实际上是在倡导一个文明的氛围。也许我们对应整个的玩家群体来说是渺小而单薄的,但在我们能触及的范围内的坚持并不会带给我们什么损失;环境的转化总是要有个开始和发展的过程的,这也许会是从我们开始的呢?

我也说两句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