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燕子同行


去年搬来的时候,就发现走廊正中两家人的电话线盒子上有个燕子的泥窝,一直以为是荒弃的,直到四五月份才看见两只漂亮的燕子欢快地在走廊和楼梯间飞进飞出,也许是耽搁在路上留恋春光吧。“一身乌黑光亮的羽毛,一对俊俏轻快的翅膀,加上剪刀似的尾巴……”在密密麻麻的城市建筑之中,这是种久违的邻居。

不知道燕子在门前结巢的寓意是什么,古诗云:“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是燕子在选择结巢之所,还是结巢之所引来了燕子?不过这问题没人关心,我们家与邻居却都很珍惜与这乖巧鸟类的缘分,在燕子窝下面正对的地面上总是放着几张清洁的旧报纸,临外面的窗台上总是放些细碎的杂粮。

这对夫妇对窗台上的谷粟似乎从来都没什么兴趣,虽然它们有时候也在那上面欢快地蹦来蹦去。

它们一直很活泼,直到小燕子地出世,我没能注意到燕子什么时候在孵蛋,突然一天在门前一抬头,就望见三张张大了的尖尖的黄色小喙在对天索食,哦,后面还有一个畏畏缩缩地摇晃着伸了出来。燕子本身就惹人喜爱,黄口的小燕子眼睛还都没有睁开,更是多了几分憨态。四只小燕子在窝里挤来挤去,让人不禁有些担心它们会不会不小心掉下来,那一段时间我们这些燕子的邻居们开关门都是轻手轻脚的,虽然燕子们也许不能领会到这种关心。

燕子夫妇那段时间每天都需要找到更多的食物来喂养那四个似乎永远都不知满足的“黄口小儿”,甚至能看出羽毛都有些散乱,让人有些心疼,特意去捉来些草蜢放在窗台上,可它们却连看都没看,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出于对邻居的戒心。

四只小燕子很快就长大了,之后就在无声无息中离开了这个巢穴去谋求自己的天地,作为邻居,我们只是有点遗憾它们不知道同我们的道别。然后,似乎在十月份的样子,突然有一天发现燕子似乎已经离开了那个巢穴,迁徙的候鸟,在那么早就要南飞了么?还是它们不喜欢这些邻居,悄悄告别了?

直到今年的春天,两只漂亮的燕子重新回归到这漂亮的巢中,这些邻居才放下了这些担心;虽然大家都不能确定,这就是去年的那对儿燕子夫妇,如果是它们两个,它们还认识我们吗?

它们欢快地飞来飞去,衔来了些深色的新泥修补着自己的巢,从下面望过去如同树木多了圈年轮。偶尔相遇在走廊中,它们会用修长的尾巴划出一个完美的弧,然后害羞地远远逃去,有时甚至就在一伸手就能碰到的距离。

这天,突然发现两只燕子对一只外面飞来的燕子挥动着翅膀吱吱喳喳地叫了半天,似乎是在驱赶。这是去年燕子夫妇中的一个?是去年四只小燕子的一个?还是一个寻巢的单飞者? 事实总是这么难以判断,因为作为邻居,我们始终没能弄清楚它们的语言,算啦,还是做个礼貌的邻居,不要关心它们自己的事情好了。不管怎样,很高兴能与这两位小精灵般的鸟类同行。

我也说两句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