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聊几句及最近的博客计划


没人来看博客这事儿其实满尴尬的,但并不是说我欢迎任何人都来踩的……打开管理面板发现几个未处理留言,点进去一看是几条半通不通的疑似英文哲理警句,我当然不反对您来告诉我几条这东西,不过后面加着的那个WOW Gold的超链接,就不哪么让人喜欢了。还曾经有人在我这里留言做电梯和起重设备的广告,还是全英文的,我翻了字典才弄明白,我不太清楚我这里看起来是不是很像包工头之家,反正我觉得不是。所以,我将留言和评论管理都设置为经审核后才可发出,从那之后少了不少担心。

不管您在以什么样的方式宣传您的奇怪产品,请随意,如果您的小花样能通过我的认证我也是很佩服的。

最近将写一系列网络小说写作基础类的文章,一方面用文字来印证一些我脑中的思考,另一方面也将以它们作为我自己小说创作(如果将来有的话)和思考的基础。这一系列将有背景设计、情景描写、人物刻画、小说线索和细节布置等乱七八糟的的数个章节。这也将是我在很久以来所写作的最具分量的一个系列,我自己对这个很期待也有些惶恐,因为对于我自己来说这个系列的写作有着很重要的意义,同时难度也很大。

除了这个系列,我还将在近期书写一些春节后一直提笔想写却没写的东西,或是突然而至的话题,或者一些实际生活中的故事。我前段时间一直在思考我这个博客存在的必要性,是的,曾有那么几天我甚至想将这里变成一个荒弃之园,我一度不知道该在这里写些什么——话题是永远不会缺少的,我的观察力纵然不算敏锐倒也并不迟钝,春节前后的一段时间我写了很多,现在折回头去看它们几乎没什么价值。

我不是个真正彻头彻尾的完美主义者,当然不会在冲动之下将它们揉成一团,其实,在其中也不乏有一些我的思考。我说它们没有价值的原因是,有很多人写同样的东西,还都远比我写得好;我想起天下有雪老兄的那句话:“选择马甲就跟选择老婆一样,最好是原装的,至少也是拥有独立自主产权的,千万不要截取书名、人名、诗词或其它约定俗成的词语,否则你会发现你不但拥有数不清的孪生兄弟或姐妹,而且他们个个都比你强。”

和此语录状况不同的是……我穿着和一群人不同的马甲,而相同的是和他们在做相同的事,郁闷的则是这些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比我强。我先是很苦恼,之后则是思考,我是个有些暴躁的人,思考得通透对我来说不是件容易的事。幸而发现得早,我明白了自己的症结之所在,那就是虚荣心,我羡慕别人博坑的热闹而失去了自己的方寸。其实,对我来说,并不需要迁就那些零零散散的话题,我的视野里也并不那么空洞;与此同时,我也并不需要以猎奇之心来寻找素材,这个网是个那么大的林子,什么角落都有鸟飞过了,我飞我的又何必在乎这些老鸟小鸟在哪里撒尿。

关于博客的尺度,我也想了很久难得其解。直到几天前我请个网友来踩这个博客,她飞快地给博客下了个定语,“不就是个裸奔的地方嘛……”这又让我思考了,我不得不说我最近很容易思考,我说我大概没裸奔吧,她又说“难道你睡觉也是不脱的?”这个我倒是很清楚的,自己的卧室里被窝中裸是可以裸的,但奔就难以实行了……裸奔这行为在我看来是需要三个要素的,裸体、奔跑和观众,如此看来我还是传统而有所保留的。所以,就让这博客的尺度也如同我对裸奔的态度一样,有保留地暴露自己,纵然裸,也没出去奔的勇气。

决定要写那系列探讨文章,于是写下这篇,也是作为对自己的一个督促……这是个很懒的人。

我也说两句儿......